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鲁迅一条解释

2022-06-27 11:08:48

提起邵,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来自鲁迅在一本高中语文课本上的“拿来主义”。在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有些人...因为祖上的不作为得到了大房子,不管有没有被骗...还是靠当女婿买的”。对于这句话,文中有注解:“这里讽刺的是,邵是一个有钱人的女婿,向别人炫耀。"

022.jpg


显赫的家世、复杂的交游,尤其是鲁迅与邵之间无法解释的“公案漩涡”,使邵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现代文学研究中长期处于边缘地位。即使在20世纪80年代,许多被埋葬的中国作家被挖掘出来,邵仍然默默无闻。直到近几年,这位活跃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文坛的新月派诗人、散文家、翻译家、出版家,才开始引起各方关注,但他的人和事仍然笼罩在扑朔迷离的烟雾中。


今年6月27日是邵诞辰一百周年。邵之女邵为了“还事物本来面目”,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在走访了当年与邵有过交往的施蛰存、秦、、萧乾、向梅丽后,她写下了《我的父亲邵》一书,还有她自己编的《邵文集》十本。近日,年过七旬的邵在北京公园大道的新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随着她的叙述,一段硝烟弥漫的往事渐渐呈现出清晰的轮廓。


■“鲁迅先生所谓‘做女婿’的评论,对我父亲是不公平的。”


“即使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鲁迅和我父亲的纠葛是怎么起源的。”邵说,“除了文章中你我的交锋,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和鲁迅除了在1933年萧伯纳访问上海的欢迎笔会上见过一次,并没有太多的直接接触。”


据她的母亲盛回忆,那天傍晚回家时,她把白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鲁迅先生。活动结束后,开始下雨,天气很冷。他看见鲁迅站在屋檐下,好像在等公共汽车。他冻得脸色发青,主动邀请他上自己的车,带他回去。


”鲁迅说的‘财主女婿’,当然是指盛宣怀的孙女盛玉佩,他的父亲娶了他的母亲。其实这样的评论对我父亲很不公平。”邵对说道,“首先,邵氏家族在沪上也是一个大家族。我的曾祖父(也就是邵的祖父)邵友濂,是一品的官员,担任过湘台巡抚。爸爸从小就被舅舅收养,的妻子李是李鸿章的侄女,以正厅女儿的名义嫁到邵家。从血统上看,李鸿章也是他父亲的祖父。其次,很多人不明白的是,爸爸妈妈是表亲。我父亲的生母是盛宣怀的四女儿,我父亲不仅是盛宣怀的孙女婿,实际上还是他的亲孙子。”


盛宣怀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洋务运动倡导者,也是中国近代第一位实业家。他实现了一生中的多个第一:第一家银行(中国商业银行)、第一家电信企业(天津电报局)、第一条南北干线铁路(鲁汉铁路)、第一所工业大学(北洋大学)。


■“其实我父亲和徐志摩的相识是一段鲜为人知的恋情。”


“人们总是认为邵和徐志摩之间的深厚友谊是因为他们都是在20世纪30年代创作新诗的诗人,”邵说。“其实我父亲和徐志摩的相识是一段鲜为人知的恋情。”


故事开始于1925年,当时年轻的邵去了英国,在剑桥大学伊曼纽尔学院学习经济学。暑假期间,和他一起住在导师家的留学生刘纪文邀请他去巴黎,并由此结识了张道藩、徐悲鸿、妻子蒋碧薇等在法留学生。奇怪的是,徐悲鸿等人告诉邵,他长得很像中国诗人徐志摩。在此之前,有一位老人在剑桥市中心摆了一个旧书摊。每次见到他,总是问他是不是姓“许”,说有个中国人要翻译拜伦全集,和他长得一模一样。邵觉得“一定是天意把他和徐志摩拉在了一起”。巧合的是,几天后,他和徐志摩在路上偶遇。徐志摩一见到邵,就深情地拉着他的手说:“兄弟,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原来,徐志摩也听说了不少关于和邵的事,向他打听过。


此后,一直与陆小曼保持联系。解放后,我们还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的活动。邵回忆说,1957年,她在南京上大学,有一次回家,遇到陆小曼,就来邵家串门。“她和电影里的陆小曼完全不一样。我记得她的字很漂亮。”有一次,听说陆小曼要来。为了给她庆祝生日,囊中羞涩的邵托朋友转让了一枚吴昌硕的祖传印章,以筹钱办酒席。这枚珍贵的印章当时只换了10元钱。


■“他和美国女作家向梅只是情人关系,文学上的关系比男女关系更深。”


邵最让人津津乐道的,除了他显赫的身世和传奇的人生,还有他与美国作家的美好爱情。与邵的爱情在20世纪30年代的文坛上是公开的,在当时也被称为“倾城之恋”。


对于父亲和的这种关系,邵并不讳言。她澄清了一些强调邵富有和挥霍无度的传记,并强调这个白衣女子是一个中国男人的“妾”:“不是我父亲的妾,他们只是情人,是因为互相欣赏对方的文采才走到一起的。”在她看来,他们在文学上的交流与合作比男女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更深入。


1935年,艾米丽·哈恩从美国来到上海。那时,她是《纽约客》杂志的记者。“那时候,能涉足外国人生活圈的中国人很少,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令艾米丽惊讶的是,她发现我父亲除了是个文学天才之外,还能用英语写诗。遇到了这样一位能说纯正英语、写漂亮中英文文章的中国同事,她可以很容易地了解中国,认识很多上海文化界的人。”邵说,邵给艾米莉取了一个中文名“向梅”,是从她的英文名音译过来的。


那时,项的漂亮公寓在宁波路和江西路交叉口的一栋楼里,和邵的在同一条巷子里。邵回忆说,抗日战争时期,邵和向美丽出版了《自由谭》的中文版和《知人论世》的英文版。邵经常去香美丽的公寓,香美丽和邵家相处得很好。“她不是那种很骚的人,对人很深情,穿着也很朴素。她喜欢带着她的宠物猴子。那时候我大概五六岁,经常和她去看电影。我记得有一次我坐在她身上看电影,在她身上撒尿。”


邵说,就连她的母亲盛也对没有敌意。有一次,向梅的一只小猴子死了,帮她一起埋了。邵出席笔会的各种活动时,陪伴在身边的人总是美好的。盛玉佩也不干涉。


“八·一三”事变当天下午三点,从上海杨树浦公寓逃跑的正是邵。战争给邵的家庭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为了保存一些书籍和印刷品,向梅请邵的一位律师朋友作证说,她嫁给了邵,而且因为她的美国身份,印刷设备也从日本人手里搬了出来。而邵也做出了漂亮的事业,使她真正确立了邵的《宋氏姐妹》一书。原来,宋蔼龄是邵五经的英语老师。由于这层关系,通过邵的介绍,得以结识,而说服宋庆龄和让为他们写传记。向梅在港、渝和宋美龄待了近两年的时间。《宋姐妹》于1940年在美国出版,立即引起了轰动。后来,向梅将她在上海、重庆以及后来的香港的战时经历写进了另一本畅销自传《我所知道的中国》。然而,在1939年离开上海后,结束了与邵的生活,在香港与查尔斯同居,并于1943年返回美国。邵说,她的父亲在1946年去了美国,拜访了向梅和查尔斯。


1995年,为了收集父亲的有关文章,邵远赴美国。“那时候她已经90岁了,体重也增加了不少,但我还是能认出她来。”她说,他们见面时,激动地拥抱在一起。在她的要求下,复印了1938年与邵一起发表的《直言评论》月刊。令邵吃惊的是,她找到了《论持久战》的英译本。


向梅比邵活得长得多,直到她于1997年2月17日去世,享年92岁。虽然她和邵生活的时间只有5年,但她一生出版了52本书,其中10本是在中国写的。十部书中有四部以邵为主要人物。



联系QQ:3033380280 文章部分来自网友上传或者网络,若侵权请联系 立马删除 蜀ICP备202201102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