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8年至1271年教宗选举

2018-06-26 02:31:47
1268年至1271年
教宗选举
Sede vacante.svg
代表圣座宗座从缺的纹章
日期
1268年11月29日-1271年9月1日1
地点
维泰博圣老楞佐主教座堂、维泰博教宗宫
枢机团主要人员
枢机团团长 沙托鲁的奥多英语Odo of Châteauroux枢机
总务枢机 沙托鲁的奥多枢机
首席司铎 西满·帕尔坦尼埃里英语Simone Paltanieri枢机
首席助祭 利则·安尼巴尔迪意大利语Riccardo Annibaldi枢机
当选者
提欧巴·维斯康蒂
(取尊号额我略十世
B Gregor X.jpg
← 1264年至1265年
1276年1月 →

1268年至1271年教宗选举是天主教会史上举行时间最长的教宗选举。教宗克雷芒四世离世后,枢机团在1268年11月29日至1271年9月1日期间举行这次选举来选出新教宗。23这次选举之所以成为举行时间最长的教宗选举主要是因为各枢机之间出现政治暗斗。提欧巴·维斯康蒂最后当选成为额我略十世,而他是史上首次采用“折衷”方法而被选出的新教宗。4参与选举的枢机中有10人同意让枢机团里其中6人组成选举委员会,而新教宗则由该6人负责选出。维泰博当局后来将各枢机关在维泰博教宗宫、只向他们提供面包和水及将教宗宫的屋顶移除,然而枢机团在此之后的1年多期间仍持续进行选举。256

由20人组成的枢机团在这场长时间举行的选举前后共有3人去世,而3人里的其中1人还辞去枢机一职。额我略十世1274年7月4日(或同月16日)在第二次里昂大公会议英语Second Council of Lyon进行期间颁布宗座宪令《危险之处英语Ubi periculum》,当中指明教宗选举必须以选举秘密会议形式进行。宪令亦就当年维泰博当局对各枢机施加的手段而制订选举秘密会议的规则。这次选举有时会被视作首次教宗选举秘密会议。注 15

目录

  • 1 枢机选举人
    • 1.1 出席的枢机选举人
    • 1.2 缺席的枢机选举人
  • 2 枢机团内部的各个派系
  • 3 选举过程
    • 3.1 选举委员会及选出新教宗
  • 4 后续
  • 5 注释
  • 6 脚注及参考文献
    • 6.1 脚注
    • 6.2 参考文献

枢机选举人

分别来自法兰西安茹王朝英语Capetian House of Anjou和意大利的枢机令选举进程变慢。教宗乌尔巴诺四世册封了大部分法兰西的枢机,而其他非法兰西的枢机(大部分均为意大利人)刚好只能阻止一名法兰西枢机当选教宗。7原领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为封地的查理一世8被克雷芒四世加冕为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国王。这巩固了法兰西君主政体在意大利半岛的影响力,而教宗至高无上论英语Ultramontanism亦可以借此推展到其他地区。9不过枢机团里反对或支持法兰西君主增加影响力的枢机之间亦会因为查理一世成为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王国国王而出现强烈分歧。克雷芒四世离世前1个月,霍亨斯陶芬王朝最后一位统治者康拉丁在那不勒斯被斩首。10

出席的枢机选举人

克雷芒四世离世时枢机团共有20位枢机。注 2171511枢机团内只有洛夫·德·格罗帕尔米法语Raoul de Grosparmy枢机缺席整场选举,而他亦于宗座从缺期间离世。115故此枢机团1269年时只有19位选举人,这19人中最后亦有3人在选举期间或选举后约两个月去世。715

姓名 所属国家/地区16 级别 领衔职务7 册封枢机日期17 册封者 备注
注:“†”和“#”分别代表该名枢机在选举期间和选举后约两个月离世
沙托鲁的奥多英语Odo of Châteauroux 法兰西 主教级枢机 弗拉斯卡蒂罗马城郊教区主教 1244年5月28日 意诺增爵四世 枢机团团长18、总务枢机1
托莱多的若望英语John of Toledo 英格兰 波多-圣鲁菲纳罗马城郊教区主教 熙笃会会士18
斯德望一世·班查英语Stephen I Báncsa 匈牙利 帕莱斯特里纳罗马城郊教区主教 1251年12月 1270年7月9日离世注 32223、天主教历史上首位来自匈牙利的枢机24
塞古肖的亨利英语Henry of Segusio # 皮埃蒙特 奥斯蒂亚及韦莱特里罗马城郊教区英语Cardinal-bishop of Ostia主教 1262年5月22日25 乌尔巴诺四世 1270年6月8日退出选举25、后来重新到场继续参加选举1、1271年10月25日(或同年11月6日)逝世25
西满·帕尔坦尼埃里英语Simone Paltanieri注 4 帕多瓦 司铎级枢机 山上圣西尔维斯特及马丁堂英语San Martino ai Monti司铎 1261年12月17日 选举委员会成员7首席司铎英语Protopriest26
西满·蒙皮蒂耶·德·布里 法兰西 圣则济利亚圣殿司铎 未来的教宗马丁四世26
昂谢罗·庞塔莱翁英语Anchero Pantaleone 圣巴西德圣殿司铎 1262年5月22日25 乌尔巴诺四世的侄子枢机25
威廉·德·布吕英语Guillaume de Bray 圣马尔谷圣殿司铎
吉·德·勃艮第英语Guy de Bourgogne 勃艮第公国或
卡斯蒂利亚
卢奇娜的圣老楞佐圣殿司铎 选举委员会成员7
熙笃会会士25
汉尼拔·安尼巴尔迪英语Annibale Annibaldi 罗马 十二宗徒圣殿司铎 道明会会士、曾与法兰西国王腓力三世和那不勒斯国王查理一世进行谈判27
利则·安尼巴尔迪意大利语Riccardo Annibaldi 执事级枢机 鱼市场的圣安杰洛堂英语Sant'Angelo in Pescheria执事 1238年28 额我略九世 选举委员会成员7首席助祭英语Protodeacon、亚历山大四世的亲戚29
屋大维·乌巴丁尼英语Ottaviano degli Ubaldini 佛罗伦萨 拉塔路圣母堂执事 1244年5月28日 意诺增爵四世 选举委员会成员7
若望·加埃塔诺·奥尔西尼 罗马 圣尼古拉监狱堂英语San Nicola in Carcere执事 选举委员会成员7
未来的教宗尼古拉三世18
奥托博诺·菲耶斯基·德·孔蒂·
迪·拉瓦尼亚
热那亚 圣哈德良堂英语Sant'Adriano al Foro执事 1251年12月 意诺增爵四世的侄子枢机、
未来的教宗哈德良五世22
胡伯·科科纳蒂英语Uberto Coconati 皮埃蒙特 圣欧大邱堂英语Sant'Eustachio执事 1261年12月17日 乌尔巴诺四世
雅各伯·萨维利 罗马 希腊圣母堂执事 选举委员会成员7
未来的教宗洪诺留四世26
高弗烈·达·阿拉特里英语Goffredo da Alatri 阿拉特里 维拉布洛圣乔治圣殿执事
约旦·德·孔蒂·皮龙蒂·
迪·特拉西那
英语Giordano Pironti
特拉西那 圣葛斯默和达弥盎圣殿执事 1262年5月22日25 1269年10月离世、
罗马天主教会副秘书长英语Apostolic Chancery25
玛窦·罗索·奥尔西尼英语Matteo Rosso Orsini (cardinal) 罗马 屋大薇门廊圣母堂意大利语Santa Maria in Portico Octaviae (diaconia)执事 教宗尼古拉三世的侄子25

缺席的枢机选举人

姓名 所属国家/地区 级别 领衔职务 册封枢机日期 册封者 备注
注:“†”代表该名枢机在选举期间离世
洛夫·德·格罗帕尔米法语Raoul de Grosparmy 法兰西 主教级枢机 阿尔巴诺罗马城郊教区主教 1261年12月17日 乌尔巴诺四世 格罗帕尔米跟随法兰西国王路易九世和路易九世的十字军东征突尼斯,但他1270年8月11日于该地离世26

枢机团内部的各个派系

枢机选举人所属国家/地区 枢机选举人数目
罗马 5
法兰西 †
皮埃蒙特 2
英格兰、佛罗伦萨、热那亚、匈牙利 †、阿拉特里、帕多瓦、特拉西那 †、勃艮第或卡斯蒂利亚 1
“†”代表这个国家/地区里有一名枢机在最后一轮投票进行前已经去世。

根据《皮亚琴察年鉴》(拉丁语:Annales Piacentines)当年的记述,枢机团内部分为查理一世派和帝国派。不过,上述两个党派如果要完全重建势力来抗衡对方实际上是十分困难。30年鉴里有关各党派人数的记述很大可能是不正确的。记述里提到查理一世派的枢机共有6位(另一处提及有7位),当中包括若望·加埃塔诺·奥尔西尼、奥托博诺·菲耶斯基·德·孔蒂·迪·拉瓦尼亚等;年鉴同时亦指出帝国派有11位(或10位)枢机,这些枢机包括利则·安尼巴尔迪意大利语Riccardo Annibaldi屋大维·乌巴丁尼英语Ottaviano degli Ubaldini胡伯·科科纳蒂英语Uberto Coconati等人。31奥托博诺·菲耶斯基·德·孔蒂·迪·拉瓦尼亚、威廉·德·布吕英语Guillaume de Bray昂谢罗·庞塔莱翁英语Anchero Pantaleone、西满·蒙皮蒂耶·德·布里和沙托鲁的奥多英语Odo of Châteauroux共5位枢机无可否认是属于安茹英语Capetian House of Anjou派。如果若望·加埃塔诺·奥尔西尼是查理一世派的领袖,那么身为亲戚的玛窦·罗索·奥尔西尼英语Matteo Rosso Orsini (cardinal)和雅各伯·萨维利亦应该加入该派。除此之外,塞古肖的亨利英语Henry of Segusio亦有可能是该党派的一分子。故此,查理一世派应有9名枢机。32相比之下,帝国派连同在宗座从缺期间逝世的两名枢机亦不会有超过10名枢机。33

严格来说,枢机团内部只有查理一世派和帝国派两个党派。然而,团内实际上共有4个党派。除了上述的两个党派外,剩余的两个均代表罗马贵族。以下是4个党派的资料:34

党派 资料
安茹派(查理一世派) 奥托博诺·拉瓦尼亚、威廉·德·布吕、昂谢罗·庞塔莱翁、西满·蒙皮蒂耶·德·布里皆属于这个阵营。
尽管沙托鲁的奥多和塞古肖的亨利态度温和,但是他们有可能已成为“安茹派”的一员。
吉伯林派(帝国派) 托莱多的若望英语John of Toledo西满·帕尔坦尼埃里英语Simone Paltanieri、屋大维·德利·乌巴丁尼和胡伯·科科纳蒂均是这个阵营的成员。
吉·德·勃艮第英语Guy de Bourgogne和两位在宗座从缺期间离世的枢机(约旦·皮龙蒂英语Giordano Pironti斯德望一世·班查英语Stephen I Báncsa)亦有可能是“帝国派”的一分子。
奥尔西尼派 由若望·加埃塔诺·奥尔西尼枢机建构的阵营,玛窦·罗索·奥尔西尼和雅各伯·萨维利两人亦有参与其中
安尼巴尔迪派 由利则·安尼巴尔迪枢机建构的阵营,做为亲戚的汉尼拔·安尼巴尔迪英语Annibale Annibaldi高弗烈·达·阿拉特里英语Goffredo da Alatri两位枢机亦有参与其中

虽然枢机团共有4个阵营,但它们事实上组成两个派系。安尼巴尔迪派和奥尔西尼派分别成为查理一世派和帝国派的一部分。35

选举过程

维泰博圣老楞佐主教座堂,这次选举开始的地方
枢机在选举后两个月几乎选出斐理伯·本尼兹为新教宗,但这个说法存有争议。
为了尝试加快选举进程,维泰博教宗宫的屋顶被移除。

选举开始的时候,各枢机每天会在维泰博圣老楞佐主教座堂召开一次会议及投票。当他们完成该天会议和投票后,他们会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如果教宗在罗马以外的地方去世,选举按传统规定应在教宗离世的城市举行。在接近3年的选举期里,关于枢机团心目中各人选的可靠资讯很少。然而沙托鲁的奥多英语Odo of Châteauroux托莱多的若望英语John of Toledo、若望·加埃塔诺·奥尔西尼、屋大维·乌巴丁尼英语Ottaviano degli Ubaldini利则·安尼巴尔迪意大利语Riccardo Annibaldi和奥托博诺·菲耶斯基·德·孔蒂·迪·拉瓦尼亚6位枢机为“潜在教宗英语Papabile”的说法并无争议。36根据后来一些不获现代资料来源支持的记载,各枢机在选举开始后两个月几乎选出前来维泰博训诫各枢机的圣母忠仆会总会长斐理伯·本尼兹·达·米亚尼英语Philip Benizi de Damiani为新教宗。不过,米亚尼得知这个消息后出走从而防止自己当选。81圣文德据称也被枢机团视作其中一位能够成为教宗的人。现代学者对两位圣人几乎成为教宗的记载表示怀疑,并认为这些事迹是为了完成两人的圣贤传记英语Hagiography而创作出来的。121查理一世在整场选举期间大部分时间都于维泰博逗留637,而法兰西国王腓力三世则在1271年3月到访该地8

1269年年底,各枢机当时已经用了数个月的时间来断断续续地讨论新教宗的人选。然而他们仍没有选出新教宗。38维泰博镇长拉涅利·加蒂(意大利语:Ranieri Gatti39和阿尔伯特·德·蒙特博诺(拉丁语:Albertus de Montebono)市长下令将枢机带到维泰博教宗宫并将他们隔离至选出新教宗为止。注 561270年6月8日,各枢机向上述两位官员递交一封建议信。枢机在信里指出领奥斯蒂亚及韦莱特里罗马城郊教区英语Cardinal-bishop of Ostia主教衔的塞古肖的亨利英语Henry of Segusio枢机身体欠佳和已放弃投票权,并询问他是否可以离开教宗宫。6有些资料表示当各枢机威胁会对整个维泰博下达禁行圣事令英语Interdict后,有人在教宗宫安装了一个临时搭建的屋顶。8

根据多诺弗里奥·潘温尼奥英语Onofrio Panvinio的记述,托莱多的若望英语John of Toledo枢机建议将屋顶移除注 6,而上述两位官员亦愿意遵从若望的意思。6其他资料则表示查理一世是决定将各枢机的食物转为面包和水及将教宗宫屋顶移除的人。41

选举委员会及选出新教宗

在腓力三世和其他统治者的压力下,各枢机同意放弃自身的投票权并授权一个6人委员会代表他们选出新教宗。委员会里有2人属于奥尔西尼派(若望·加埃塔诺·奥尔西尼和雅各伯·萨维利)、隶属吉伯林派的3位枢机(西满·帕尔坦尼埃里英语Simone Paltanieri屋大维·乌巴丁尼英语Ottaviano degli Ubaldini吉·德·勃艮第英语Guy de Bourgogne)及利则·安尼巴尔迪意大利语Riccardo Annibaldi。安茹派的枢机则似乎被完全边缘化。42

选举委员会选出非枢机和于皮亚琴察出身的意大利人提欧巴·维斯康蒂为新教宗。维斯康蒂当时正以爱德华(英格兰国王亨利三世长子)随行人员的身份和爱德华身处阿卡。当维斯康蒂得知自己获选为新教宗的消息后,他在1271年11月19日离开阿卡。维斯康蒂1272年1月11日在查理一世陪同下由布林迪西出发,展开回到维泰博前的最后一段旅程。61272年2月12日,他到达维泰博并在此地选择“额我略十世”为教宗尊号。他于同年3月13日回到罗马并在14天后接受加冕礼英语Papal coronation7

后续

维泰博当局防止枢机拖延选举进程的特别手法启发了人们后来设立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规程。图为西斯汀礼拜堂。

教宗额我略十世1274年7月7日(或同月16日)在第二次里昂大公会议英语Second Council of Lyon进行期间颁布的宗座宪令《危险之处英语Ubi periculum》建构了《教会法》里有关教宗选举秘密会议的法律基础。早于法国历史学家乔治·戈约英语Georges Goyau的年代,社会上已经出现一些有关选举秘密会议的报告。然而这些报告里并没有提及那不勒斯国王查理一世或他的侄子法兰西国王腓力三世的政治阴谋,因为这些报告认为令各枢机尽快选出新教宗的行动是由“维泰博的市民”策划。41

《危险之处》的设立原意是要同时加快未来的选举进程和减少外间对选举的干预。宪令列出的规矩可以让枢机在整场选举秘密会议里不与外界接触,当中包括将他们的食物透过一个小洞送进去、在选举举行3天后将他们的食物配给减至每天1餐及在选举开始8天后只给予他们面包和水(附带一点酒)。41各枢机在选举秘密会议期间亦不会收到宗座财务院英语Apostolic Camera发出的款项。38

《危险之处》的严格规则在为期1天的1276年1月英语Papal conclave, January 1276和为期9天的1276年7月选举秘密会议英语Papal conclave, July 1276里执行,这两场选举秘密会议最后分别选出意诺增爵五世和哈德良五世为新教宗。不过新当选的哈德良五世在枢机团敦促下宣布暂停执行该宗座宪令,意味他有意修订选举规程。然而,他因在同年8月18日离世而没有颁布选举规程的修正版本。7

亦因如此,1276年8月至9月所举行的选举英语Papal election, September 1276(当时选出若望二十一世为新教宗)并没有遵从《危险之处》的规定。若望二十一世即位后随即发布教宗诏书《容许欢快缅怀》(拉丁语:Licet felicis recordationis),正式将《危险之处》撤销。及后在1277年英语Papal election, 1277(选出尼古拉三世)、1280年至1281年英语Papal election, 1280–81(选出马丁四世)、1285年英语Papal election, 1285(选出洪诺留四世)、1287年至1288年英语Papal election, 1287–88(选出尼古拉四世)和1292年至1294年(选出塞莱斯廷五世)的5次选举均不是选举秘密会议,而5次选举往往进行了很长时间。枢机团在1292年至1294年的选举里用了2年3个月来选出塞莱斯廷五世为新教宗,塞莱斯廷五世上任后以3道法令将选举秘密会议重新引入。塞莱斯廷五世的继任人波尼法爵八世则以增加“法律规范英语Regulæ Juris”的形式而将选举秘密会议恢复举行。7

注释

  1. ^ 然而首次教宗选举秘密会议是于1276年1月英语Papal conclave, January 1276举行。7
  2. ^ 卡西诺山隐修院院长伯尔纳铎·艾格勒宇斯英语Bernard Ayglerius据称是克雷芒四世册封的唯一一位枢机,但是因没有任何文件证明其枢机身份而令他被剔出枢机名单。111理查德·斯敦费德(德语:Richard Sternfeld)在他的著作里完全没有提及艾格勒宇斯的名字。12他亦表示1262年至1273年期间教会并没有册封新枢机13,而克雷芒四世是在1265年至1268年出任教宗14。这些资料证明克雷芒四世任内并没有册封新枢机。
  3. ^ 有资料认为班查并不是于1270年离世。该资料的作者约翰·保罗·亚当斯(英语:John Paul Adams)指出他在一封1270年8月22日的文件上签名,这显示班查1270年7月9日的时候仍然在生。该作者认为班查是在1271年11月7日去世。1意大利历史学家阿戈斯蒂诺·帕拉维西尼·巴利亚尼英语Agostino Paravicini Bagliani在他的著作里表示班查是在1270年7月9日或7月10日离世19,他同时补充指班查1271年9月1日已被认定是一位死者20。其他教宗史作者记载的班查枢机逝世日期和亚当斯提出在文件上作最后一次出现班查签名的日期的时间顺序并不一致。然而,这个时间顺序的不一致或许已由另一位教宗史作者安布罗焦·皮亚佐尼(意大利语:Ambrogio Piazzoni)阐明。皮亚佐尼在他的著作里提到班查生前最后一次签名的文件的发出日期是1270年6月22日,而非同年的8月22日。21
  4. ^ 西满的姓氏除了“帕尔坦尼埃里”之外还有两种写法,分别是“帕尔廷尼埃里”(意大利语:Paltinieri)和“帕尔廷埃里”(意大利语:Paltineri)。26
  5. ^ 有资料表示上述两人在圣文德敦促下才作出隔离枢机的决定。40
  6. ^ 若望当时的说话是“让我们将房间打开,否则圣神将永远不会接近我们”,这句说话是历史上首次提到“圣神应该指导各枢机选举人来选出新教宗”的看法。8

脚注及参考文献

脚注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Adams, John Paul. SEDE VACANTE - November 29, 1268—September 1, 1271.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Northridge. 2018-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7) (英语). 
  2. ^ 2.0 2.1 Wright, David. Inside Longest Papal Conclave in History. ABC News. 2005-04-18 2018-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0) (英语). 
  3. ^ McWhirter, Norris. Guinness Book of World Records. Bantam Books. 1983: 464 (英语). 
  4. ^ Trollope, 1876, p. 54.
  5. ^ 5.0 5.1 Levillain, Philippe. The Papacy: An Encyclopedia. Routledge. : 392. ISBN 0-415-92228-3 (英语). 
  6. ^ 6.0 6.1 6.2 6.3 6.4 6.5 Bower, Archibald. The History of the Popes: From the Foundation of the See of Rome to the Present Time. 1766: 283–284 (英语).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Miranda, Salvador. Papal elections and conclaves of the 13th Century (1216-1294). 2018-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2) (英语). 
  8. ^ 8.0 8.1 8.2 8.3 8.4 Baumgartner, Frederic J. Behind Locked Doors: A History of the Papal Elections. Palgrave Macmillan. 2003: 41. ISBN 0-312-29463-8 (英语). 
  9. ^ Trollope, 1876, p. 59.
  10. ^ Trollope, 1876, pp. 59-60.
  11. ^ 11.0 11.1 Eubel, 1913, p. 8.
  12. ^ Sternfeld, 1905.
  13. ^ Sternfeld, 1905, p. 200.
  14. ^ Clement IV. The Vatican. 2018-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0) (英语). 
  15. ^ 15.0 15.1 15.2 Sternfeld, 1905, p. 156.
  16. ^ Sternfeld, 1905, pp. 156-171.
  17. ^ Eubel, 1913, pp. 7-8
  18. ^ 18.0 18.1 18.2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May 28, 1244 (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7) (英语). 
  19. ^ Bagliani, 1972, p. 352.
  20. ^ Bagliani, 1972, p. 349.
  21. ^ 21.0 21.1 Piazzoni, 2003, p. 194.
  22. ^ 22.0 22.1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December 1251 (I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9) (英语). 
  23. ^ Eubel, 1913, p. 7.
  24. ^ Levillain, 2002, p. 451.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May 22, 1262 (I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2) (英语). 
  26. ^ 26.0 26.1 26.2 26.3 26.4 Miranda, Salvador. Pope Urban IV (1261-1264) - Consistory of December 17, 1261 (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isty. 2018-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2) (英语). 
  27. ^ Schwertner, T. Annibale d'Annibaldi. 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New York: Robert Appleton Company. 1907 2018-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9) –通过New Advent (英语). 
  28. ^ Bagliani, 1972, p. 128.
  29. ^ Miranda, Salvador. Pope Gregory IX (1227-1241) - Celebrated in Rome.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18-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2) (英语). 
  30. ^ Sternfeld, 1905, pp. 156 ff. & 317-321.
  31. ^ Sternfeld, 1905, p. 317.
  32. ^ Sternfeld, 1905, pp. 317-318.
  33. ^ Sternfeld, 1905, p. 318.
  34. ^ Sternfeld, 1905, pp. 156-181 & 317-321.
  35. ^ Sternfeld, 1905, pp. 164, 169 & 170.
  36. ^ Sternfeld, 1905, pp. 157-160 & 170-171.
  37. ^ The Quarterly Review, 1896, pp. 511-512.
  38. ^ 38.0 38.1 Bellitto, Christopher M. The General Councils: A History of the Twenty-one Church Councils from Nicaea to Vatican II. Paulist Press. 2002: 61. ISBN 0-8091-4019-5 (英语). 
  39. ^ Trollope, 1876, p. 61.
  40. ^ Bidwell, Walter Hilliard; Agnew, John Holmes. Eclectic Magazine 1876. : 476 (英语). 
  41. ^ 41.0 41.1 41.2 Sladen, Douglas Brooke Wheelton; Bourne, Francis. The Secrets of the Vatican. Hurst and Blackett Limited. 1907: 48–50 (英语). 
  42. ^ Sternfeld, 1905, pp. 180-181.

参考文献

  • Bagliani, Agostino Paravicini. Cardinali di curia e "familiae" cardinalizie dal 1227 al 1254 I. Antenore. 1972 (意大利语). 
  • Eubel, Konrad. Hierarchia Catholica Medii Aevi I. 1913 (拉丁语). 
  • Piazzoni, Ambrogio. Historia wyboru papieży. Kraków: M. 2003 (波兰语). 
  • Sternfeld, Richard. Der Kardinal Johann Gaetan Orsini (Papst Nikolaus III) 1244-1277. Berlin. 1905 (德语). 
  • Trollope, Thomas Adolphus. The Papal Conclaves, as They Were and as They are. Chapman and Hall. 1876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