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雪芹复出女儿无奈时北漂多年前“刷脸”

2019-07-17 11:25:16
黄雪辰(左)黄雪辰(左)

  东京奥运会前,游泳大项最重要同时也是规格最高的一次“热身”,就是当下正在韩国光州举行的2019游泳世锦赛。在经历结婚、产女后,复出的上海选手黄雪辰成为了花样游泳赛场上最具话题性的人物之一。复出、孩子、减重、旧伤、东京、新规……带着这些关键词,今天就让我们来走近听一听这位中国花游标志性人物的心声。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章丽倩

  宿舍旁租房 女儿无奈当北漂

  去年11月,黄雪辰回到北京,开始了她与中国花样游泳队的再度磨合。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花样游泳馆里的人与物,仍能让她感到无比熟悉,不过与2016年时相比,如今她的心里多了一份沉甸甸的牵挂。参加完里约奥运会后,黄雪辰与原海军游泳队游泳运动员王普东结婚、生女,现在他们的小宝贝已经快两周岁了。 

  “辣妈复出”,在听闻黄雪辰重回泳池后,很多人都用这句话来一表钦佩。其实,真让她自己来说的话,“不敢当,因为作为一个妈妈来说,我完全达不到‘辣’的标准。从孩子出生开始,就一直是她爸爸带得比较多。我也想多抱抱她,实在是现实条件不允许,我手腕有老伤啊,不太敢抱。”在决定复出前,黄雪辰家的带娃场景通常是这样的:女儿由王普东或者长辈们带着,大部分时候她只能在一旁打打下手,就算偶尔上手抱了,这种母女亲昵的姿态也难持久。 

  不过,自从下了复出决心后,这曾经的遗憾摇身一变,竟成了让黄雪辰颇感庆幸的事。“听说有些孩子只要看不到妈妈就会哭闹,别说分开几个月了,就连几小时、几天都是大问题。可能是孩子会特别认妈妈的怀抱和气味吧。我的话,基本就没这方面的苦恼,孩子离了我也能吃好睡好。我只要管住自己的思女之情就好了。” 

  复出目标,剑指东京奥运会,不过从2018年11月到东京奥运会开幕的2020年7月,时间跨度达到21个月。怎样才能在备战的同时,也兼顾到孩子的成长呢?黄雪辰与家人一合计,就通过中介在靠近运动员宿舍的周边居民区里租下了一套房子。 

  “是从春节那时候起租的,签了长约,我丈夫或者我妈带着孩子来北京看我时,他们就会住在里面。因为想着这房子要一直用到2020年嘛,所以里面各种家电还有宝宝用品全都备齐了。这就是我们的第二个家了。”黄雪辰说,这个“家”离开运动员宿舍还挺近的,“我都是开电瓶车往返,这样最方便,单程时间是15到20分钟。” 

  有时只住一两个星期,有时则会待得更久,黄雪辰的女儿被家人们带着,成了一位小小的“北漂族”。考虑到她还很年幼,所以每次城际往返,大人们都会选择高铁出行。渐渐地,小姑娘也适应这样的生活节奏了,旅途中甚少哭闹,是个大家眼中的乖宝宝。而队内对黄雪辰的情况也有一定特殊照顾,在训练调整期里,会同意她利用短暂的周末时间回上海看望家人。 

  说到家人们对自己的百般迁就,黄雪辰在乐呵呵地表示万分感谢之余,已经许诺等自己在国家队站完最后一班岗后,一定回去当个好妻子、好妈妈、好女儿、好媳妇。“他(丈夫王普东)的退役申请之前就通过了,但因为我要复出备战的关系,总不能家里两个人都去忙事业嘛,他就只好把新工作的事暂时停下来,先全力照看好我们的小家。真是辛苦他了,特别感谢。” 

  就在中国花样游泳队此番出征光州世锦赛前,黄雪辰的家人还带着宝宝到北京陪住了一段时间。直到队伍于7月8日从首都机场出发,他们才动身回上海。考虑到孩子还小,这次家人就没办签证去韩国光州为她加油,不过,“就算他们没来,他们也是我心里最棒的后援团。”

  ■东京奥运规则改变 

  八人上限 

  挑战升级

  东京奥运会的花样游泳赛场,那将是一片更加考验运动员体能储备与稳定性的考场。因为与2016年里约奥运会相比——规则又变了! 

  此前的奥运会规则是,每支队伍可报名九名运动员,其中一人为替补队员。虽然她很可能在参赛全程都作壁上观,却是以备不时之需的重要角色。而在明年的东京奥运会上,规则改弦易辙,变得更为苛刻:每支队伍的报名运动员数上限从九人改为八人,即不再设替补名额。 

  无论是对中国队还是黄雪辰来说,这一规则的变动都增加了挑战难度。一方面,这意味着队员中如果有人发生意外情况,也必须得硬挺着上场,不然等同于队伍放弃了成绩。另一方面,对需要兼项集体赛和双人赛的选手来说,她们将经受更大的体能挑战,再也不能采用“替补队员顶一轮集体赛”的战术了。 

  “这次光州世锦赛,我会在集体赛和双人赛都登场,先看看情况吧。里约奥运会时,为了让我保存体力,队伍在集体赛中用过替补队员,确实给我减轻了一些压力。等到明年东京的话,如果我入选,那就咬牙坚持上呗。规则面前,一视同仁,欧美选手的体能是会强一点,那我们就去拼。”黄雪辰说道。

  老马识途边试边练 

  多年功底方可“刷脸”

  队伍需要一位老队员来稳定军心,所以她就回来了。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机会出现了,所以她就花大力气打算再试一次。至于最后成绩如何,这件事就不在黄雪辰的执念中了。一直以来,她都是这样一位“走一步看一步”的佛系选手。 

  有人说,黄雪辰被中国花样游泳队请回到了队里,是因为队伍正逢青黄不接的危难时刻。这句话,只对了一半。从近几届夏季奥运会来看,这支国家队“换血”最厉害的时候,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黄雪辰回忆说:“那时候队里除了孙文雁和我,其他人全都离开了,有因为年纪离开的,也有因为状态或者伤病离开的。那次才是‘大换血’。相比起来,从里约到东京的这四年周期,其实倒还好。” 

  在目前这支参加光州世锦赛的队伍里,黄雪辰、孙文雁、呙俐、汤梦妮、梁馨枰和尹成昕都是参加过里约奥运会的选手。队伍里有过奥运会经历的人不算少,但问题关键在于——足以担当门面、可在赛事裁判面前“刷脸”成功的老资格运动员却异常稀缺。 

  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黄雪辰就以队内最年轻队员身份登上了奥运舞台,当时她年仅18岁。“在花样游泳里,一名运动员想要在裁判那里获得足够的认可,通常需要经历四到五场大赛的锻炼,就是八到十年。虽然体育比赛要讲求公平,但没必要回避,花样游泳确实是个打分项目,存在一定的主观因素。”如果能顺利去到东京,黄雪辰将成为奥运会“四朝元老”,论“刷脸”功力,队内确实无人能出其右。 

  所以,回到那个佛系黄雪辰已经被提问过许多遍的问题,“你为什么选择复出?”答案就是“队伍需要我,而我感觉自己也还能试一试,所以就回来了”。

  ■Q&A

  地狱式减重 见缝插针见孩子

  东体:以前你说自己是“吃不胖”的体质,那这次复出减重是不是让你印象深刻,想把这句话收回去了? 

  黄雪辰:“吃不胖”这件事已经彻底离我而去了。减重是一段煎熬,吃得更少、练得更多,肯定痛苦、难熬、让人想放弃的,不过一旦挺过去了,感觉就好很多。现在我的体重是59公斤左右,比怀孕巅峰期轻了30公斤。和里约奥运会时比起来,其实应该是现在的形体看起来更好,体能方面也差不多恢复了。 

  东体:还记得熬得最辛苦时的情况吗? 

  黄雪辰:今年冬训是练得特别扎实的一段,也就特别辛苦。午饭能吃一点,晚饭就必须要控制住自己了。训练量大,身体消耗得多,有一次我在泳池边上就直接瘫倒了,身体不住地抽搐。不过,做运动员也有年头了,我心里都是有数的。缓过来就好了,熬过去就好了。像现在,真的是挺过苦难了。 

  东体:你家人在北京租了房,偶尔你也能回上海探亲,外加视频通话的便利,是不是就经常能见到孩子呢? 

  黄雪辰:不管是当面还是通过视频,见她一面还是挺不容易的。分在两地时,我临时有空的时候,她未必醒着,而等每天晚上弄停当了,她则是八成都睡了。我们每天晚上的“功课”也不少,要看录像复习,另外因为我是老队员了,身上积累下来的疲劳伤肯定比年轻时多,晚上还要花很多时间做理疗,有时会忙到晚上10点或者11点。如果他们来北京住的话,见面的机会能多一点,不过也得抓紧安排在晚上六七点,因为后面还要看录像、做理疗,都是见缝插针。

  (东方体育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