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公司涉嫌被立案 权健球队怎么办是否从此解散

2019-03-14 10:24:31

  近日,有关权健集团的各种各样的传闻非常多,公安机关对权健涉嫌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立案侦查。处在多事之秋的权健,迎来了事业的寒冬,经常在媒体上对足球发展语出惊人的权健老总束昱辉,现在也低调了许多,

  这让人们对这家前几个赛季呼风唤雨的中超新贵捏上一把汗。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权健集团的问题伤筋动骨,权健足球俱乐部将何去何从呢?

  权健队内目前看似一切正常,但由于权健集团面临的巨大问题,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球员都明白未来即将面对着什么,目前权健相关的足球队官方微博均已停止对外发布任何消息,而内部也已经给球员们下达了所谓的“封口令”,在天津的所有媒体的体育版块也已经彻底看不到权健队的踪影。俱乐部原计划邀请本地一些媒体与球队一同前往海外拉练,不过由于集团出现了极大的问题,进而暂时取消了对媒体的邀请,权健队上下对于此番风波不会做任何表态。

  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权健俱乐部是独立于权健集团的。但其唯一股东仍是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其实,权健俱乐部的相关运营资金早已到位,因此这场风波暂时不会影响到足球领域。自从2015年冠名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介入足球以来,权健在足球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在此就不加赘述。

  如果未来权健俱乐部无法继续获得资金,进而影响其基本的运营,那么按照以往的先例,球队前景基本会有两种方式:第一,暂由天津足协或天津体育局托管;第二,极端情况权健俱乐部直接解散。

  如果权健队暂由天津足协或天津体育局托管,那么问题就相对简单。权健由天津足协或天津体育局暂管,直至找到新的赞助商入主。通常情况,由天津足协或天津体育局托管的时间为3个月,如果超过这个时间没有新的赞助商入主,那么球队将面临解散的局面。

  出现第二种权健俱乐部直接解散的情况基本不可能出现。倘若权健集团无力继续运营权健俱乐部,但俱乐部和球队本身是有形资产,无论是权健集团还是天津足协、天津体育局都不愿意看到球队直接解散资源无偿流失。

  如果在托管期间,权健队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那么有合同的球员可能会被单个或打包出售,自由身的球队可以自行寻找下家,有合同但无人问津的球员若由天津足协出具相关证明也可办理自由转会手续。

  众所周知,目前中超、中甲、中乙职业联赛国内球员的转会有名额限制。如果某个球员或某几个球员因转会名额限制无法在新加盟的球队一线队注册,那么将在双方俱乐部所属协会办理职业转业余的手续。在一整年时间过后,再完成由业余球员转职业球员的手续,这样就不再占用新俱乐部的转会名额。当然,有实力、有潜力的球员基本不会走这条路,因为一整年没有正式比赛可踢,仅靠训练竞技状态难以得到保证。

  其实,中超球队因为金主问题而解散的早有先例。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拥有八冠王之称的大连实德在2012年年底宣告解散。事实上,大连实德在2012赛季进行中投资人就发生了意外,导致实德集团无力在资金上继续支持俱乐部和球队。据事后考证,大连实德在2012年下半年的资金支出,一部分是大连阿尔滨老板赵明阳慷慨解囊,一部分是暂时拖欠后等赛季结束中超分红以及大连实德部分球员转会费而来。

  然而,赵明阳的支出、中超分红以及大连实德部分球员转会费对整个俱乐部和球队的花销只是九牛一毛。直到今天,大连实德俱乐部还拖欠相当一部分球员的工资,奖金就更无从谈起。某外援在大连实德解散后欲前往FIFA告状,但球队主体已不存在,上诉已找不到被告方。

  原本大连阿尔滨集团计划收购大连实德俱乐部,阿尔滨与实德两家俱乐部合并,但足协因其他中超俱乐部极力反对未能成行,阿尔滨也就失去了无限制引入实德球员的机会,只是通过转会名额引进了张翀、李学鹏、杨博宇,张振强、赵学斌、孙国文作为当时的U21身份加盟。吕鹏在二次转会期间因国脚身份,破例加盟大连阿尔滨,但这个“国脚特权”在此后被中国足协彻底废除。赵宏略一年无球可踢,第二年以“业余球员”身份正式加盟大连阿尔滨。

  在大连实德无力继续征战中超之时,有来自云南的红牛集团、2012年中超副班长已降级的河南建业等要收购大连实德的中超“壳”。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都没有成行,大连实德最终以解散的命运告别中国足坛。大连阿尔滨在2013年只是通过转会名额引进了部分大连实德球员,实际上并未对其进行收购,更不存在合并一说。

  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后,辽足是以辽宁远东足球俱乐部队的名义参加了甲A联赛,随后一年球队没有了赞助商,球队以“辽宁足球队”的队名参加了1995年的甲A联赛,当时球队相当于被辽宁足协托管。

  当年年底,成立了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无论是航星、双星、东北虎、天润、健力宝、双菱、特钢都是冠名。

  2002年,辽足为自身生存将主场迁离辽沈大地,前往北京改名波导战斗。甲A末年,辽足以“辽宁队”“北京三元”的名义在北京打了上半年比赛,中顺下半年接手球队辽足重返抚顺。在辽足上半年前半段在北京的日子里,就是辽宁足协托管。

  无论是中顺过渡到中誉,还是葫芦岛港过渡到西洋,再到宏运接手,辽足期间多次的空白期都是辽宁足协、辽宁体育局维持俱乐部和球队的生存,属于变相托管。

  当下多家中甲、中乙俱乐部有生存危机,不过镇江文旅、大连博阳都完成了股权变更,组建昆山FC、大连千兆。但3年来仍有合肥桂冠、沈阳东进、成都钱宝、上海聚运动、天津火车头等俱乐部因各种原因解散。

  其中成都钱宝、天津火车头都是投资人出现了问题,但这些俱乐部都是中乙。近5年来,只有沈阳中泽、广东日之泉两家中甲俱乐部在2014年后解散。近7年来,只有大连实德一家中超俱乐部在2012年后解散。

  相对于中乙,中甲、中超资源宝贵,相信不会有俱乐部轻易走出解散这一步。即使现投资人无法继续运营俱乐部,也会找到一个相对好的买家。解散,基本不会出现在中超、中甲俱乐部身上。也就是说,即使权健集团无力运营俱乐部,权健队也很难直接解散。

  权健的困境让人们为其球队的未来忧心忡忡,其实这也反映出了一个中国足球的悲哀事实,那就是一旦脱离了金主,球队就将进入一个“无钱可用”的尴尬境地。纵然现在的环境下,球队不会因此莫名其妙的消失,但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足球与金主沉重的人身依附关系确实让人感慨许多。

三分体育 先生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