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过往,总是让思绪漫过汪洋【中瑞财富 暴雷】

2019-03-15 13:34:35

  当撩开窗的刹那,当推开门楣的倥偬,当抬头仰望天空时刻,秋阳光芒,总是令你防不胜防,把它光和热,幻化成清晰影子,将你打得,招架难熬,只有默默承受,从早到晚,变为它之囚徒,渴望于之脱逃。

  但它还是温情脉脉,一早一晚,总会搅起微凉,让一丝丝风儿,轻轻吹拂,漫过肌肤,沁入骨髓,透进心灵,将凉之感觉和寓趣,成为相伴你欣慰舒朗。

  在艳阳的秋高气爽,正以闲情逸致放飞畅想,思绪飘零,以平生芳华,一颦一笑,走出蜗居,到大自然里,旅走,穿街过巷,沟过河,感受秋的五彩缤纷,树木,植被,丛林,蒿草,河流,山川,田园,……一切只要人能寻觅处所,均可潇洒而去,而非徒走过场。

  好像佛的菩提对我曾言,你的三生三世正是行走步履,匆匆促促,轻盈飘逸,笛声悠扬,游走古今,把一语双关情调昂扬。

  走过婴儿第一声啼哭,走过嗷嗷待哺牙牙学语,走过幼雏瞒珊学步,走过学校朗朗书声,走过奋斗拚搏职业生涯,莅临今天中老年人,花甲之年将临,我应如何去珍惜和徜徉人生,为生活去苟活泼墨。

  我常常睁着大大眼眸,在黛墨深夜,觑着蒙天光,去寻求突破,去码着清新文字,去为自己灵魂,缭绕着乡音乡情般的清澈。

  烹煮青春早已过去,青涩年华成记忆点滴,夫妻男欢女爱不再纠缠,只有与文字,与心灵的骨肉对接,去馨享文学芬芳,生生息息,不明不灭。

  茗香茶盏,淡酒浅斟,窗外知了吱吱有声,秋被雨淋打湿,露水开始泛起,走在月色如银深夜,与温婉秋妹妹嬉戏,惟恐稍有不慎,滑入冬之寒冷,去与雪花飞飘梅蕊,来一场空空如也痴念,好与春风濡栖。

  我的生活单调乏味,不喜欢繁华盛宴,于觥筹交错酒色高谈阔论,只需一室一桌一凳一床一电脑一手机外加文房用具,去沉浸自己一亩三分地,把书与文交相辉映,直至殒落尘埃,秒化为泥。

  看着眼眸前儿孙绕膝,两个小孙孙早把家当作战场,床铺沙发、桌张板凳,烽火硝烟弥漫背后,家什纷飞,铿锵激烈动画片战鼓,浓烈得尖叫哭闹,跑、跳、蹦、追,五花八门,眼花缭乱,令家热闹非凡,比菜市商场还要热闹十分;惟有的静谧和休憩,只待小孙孙的幼儿园时分,局限于此,才是我与妻,你侬我浓,她歌我文,各自陶醉自己小天地。

  但我却非常喜欢这样,有时虽然也有厌烦产生,但小孙孙是自己心灵窗户,他们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真的还存在自己儿时,湛蓝天空,碧绿大地,一碧如洗空漠划过脑际,红尘翻滚,喧波叠浪,守护寂寞心房,静享呵护热闹,温暖家园,相伴期许等待,构图成真。

  许多人们常常问我,你这样苦行僧日子是否值得?不吸烟喝酒,不玩牌搓麻,不进茶肆舞坊歌厅,只知陶醉文房四宝、烹文煮墨,跑步、健身、快走、旅游兼伴儿子守守铺子,在书房、公园、广场、旅游圣地,与古人今辈,在字墨濡浸,成为当代绝品,孤陋寡闻,不识却一点点人间烟火味。

  可我却从不这样认为,在自己生命空间去经历风霜雨雪,就如同自己正晒着清晨秋阳,光线刺眼,光线洒身,全身都是亮点,晃得眼眸都会着迷,这样心情,肯定是在人间惬意,率意写真。

  手抚白发,心想文字,手机荧屏,记录所想所思,漫漫地行走,会与大自然亲近,从不去任性是否年轻衰老,永远都活在20岁青春小年轻。

  生命在一瞬间可能停滞,但灵魂却具有穿透力,虽说自己没有那么大力量,可能会栽落上天设计陷阱,可坡坡坎坎徒耐我何?不需要恐惧,只要能活一分一秒,我也会把握住自己,坚持信念到底!

  人间缤纷世界,色彩斑斓,艳丽夺目,多活一点点时间,都是上帝对自己垂怜,感恩上天,感恩生活,感恩每一个人,即使活上七老八十,躺入床褥,不能动,也要用头脑,不去思想自己前世今生,而应思想宇宙和人类,以及将来可能思考到的问题。

  思想存活人世间日子,能够越来越慢,慢得来能啼听心灵,在倏然的每一倥偬,把握惆怅与痛楚,孤独与寂寥,玄幻网游,武打太极,与儿儿,子子孙孙,伴他们成长壮大,享受天伦之乐,奢侈起眷顾,陪伴而觅活,直至天荒地老,终结一生。

  尘封的过往,已经来临,总是让思绪漫过汪洋,不恋床榻,不恋衾枕,不恋名利,这些过往云烟,毕竟相随了却,如袅娜炊烟,迎风升腾,把希望给人类,给世界,给宇宙苍穹,而自己只须化一缕幽魂,彩虹一般聚集而又飘散,不留一丝一毫遗憾、痕迹,包括埃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