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商纣王,商朝势力扩展到江淮一带

2021-09-07 14:02:50

早年经历


纣天资聪颖,有谈锋,举动敏捷,接受能力很强,并且气力过人,能徒手与猛兽搏斗。他的智慧足能够回绝臣下的谏劝,他的话语足能够掩饰自己的差错。他凭着才干在大臣面前夸耀,凭着声威到处抬高自己,以为全国所有的人都比不上他。


他嗜好喝酒,放纵作乐,宠爱女性。他特别宠爱妲己,一切都遵从妲己的。他让乐工涓为他制作了新的俗乐,北里舞曲,柔弱的歌。他加剧赋税,把鹿台钱库的钱堆得满满的,把钜桥粮仓的粮食装得满满的。他多方搜集狗马和新奇的玩物,填满了宫室,又扩建沙丘的园林楼台,捕捉许多的野兽飞鸟,放置在里面。他对鬼神傲慢不敬。他招来大批戏乐,聚集在沙丘,用酒作为池水,把肉悬挂起来作为树林,让男女赤身裸体,在其间追逐戏闹,饮酒寻欢,焚膏继晷。

src=http___5b0988e595225_cdn_sohucs_com_images_20181105_5ff19ebbbf024ad0ad37e2bda1473a1a_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_cdn_sohucs.jpg

群臣劝谏


纣愈加淫乱,毫无止息。微子曾多次劝谏,纣都不听,微子就和太师、少师商议,然后逃离了殷国。比干却说:“给人家做臣子,不能不拚死争谏。”就竭力劝谏。纣大怒,说:“我传闻圣人的心有七个孔。”所以剖开比干的胸膛,挖出心来观看。箕子见此景象很惧怕,就伪装疯癫去给人家当了奴隶。纣知道后又把箕子软禁起来。殷国的太师、少师拿着祭器、乐器,急急逃到周国。 


他曾经霸占东夷,把疆土开辟到我国东南一带,开发了长江流域。殷商末年,它有两个主要的敌手:西部的周方国及东部的夷人部族(甲骨文里被称作人方)。


夷人虽然善弓,但商军的箭镞以青铜打造,精巧而锋利,其射程远、杀伤力大,并且商军作战部队中乃至呈现了“象队”,古书上说:“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大象象牙轻易地拆穿了东夷人的胸膛然后把尸身抛向空中,东夷的戎行一批批倒了下去。被纣王指挥的商军一阵冲杀,层层包围,东夷人的部队大部分做了俘虏。


牧野之战


牧野之战是我国古代史上规模空前的一场战役。周武王在《尚书》中开列了纣王六条罪状: 第一是酗酒;第二是不必贵戚旧臣;第三是重用小人;第四是相信妇言;第五是信有命在天;第六是不留心祭祀。


公元前1046年正月,周武王统率兵车300乘,虎贲3000人,甲士4万5千人,浩浩荡荡东进伐商。同月下旬,周军进抵孟津,在那里与反商的庸、卢、彭、 濮、蜀(均居今汉水流)、羌、微(均居今渭水流域)、髳(居今山西省平陆南)等部落的部队会合。武王利用商地人心归周的有利局势,率本部及协同自己作战的部落戎行,于正月二十八日由孟津(今河南孟县南)冒雨敏捷东进。从汜地(今河南荥阳汜水镇)渡过黄河后,兼程北上,至百泉(今河南辉县西北)折而东行,直指朝歌。周师沿途没有遇 到商军的反抗,故开进顺畅,仅通过6天的行程,便于二月初四拂晓抵达牧野。 周军进攻的消息传至朝歌,商朝廷上下一片惊恐。商纣王无奈之中只好仓促布置防护。但此刻商军主力还远在东南地区,无法当即调回。所以只好装备大批奴隶,连同护卫国都的商军共约17万人(一说70万,殊难信任),由自己带领,开赴牧野迎战周师。


这场长年累月的征战却几乎拖垮了大商王朝。西陲的周武王得知纣王大军尽出,指向东方,国都内防护力甚弱,便在一部分叛商部族的带领之下,奇兵突袭,于牧野一战功成,而这时商王的大军远在东南,无力援手,牧野之战的商军,并非商王朝的精锐之师,而是临时装备起来的奴隶和囚犯。


牧野之战是我国古代车战初期的闻名战例,它终止了殷商王朝的六百年统治,确立了周王朝对华夏地区的统治次序,为西周奴隶制礼乐文明的全面昌盛拓荒了道路,对后世历史的开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其所表现的谋略和作战艺术,也对古代军事思维的开展具有不行轻视的意义。


公元前1046年,商朝消亡后,周武王封纣王的儿子武庚于殷地(今河南商丘)以祀殷后,留在殷墟办理商朝遗民,武庚却不甘愿做周的臣子。周初,武王身后(公元前1043年),其子成王年幼(13岁),周公摄政(称咸王)。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第四子,因封地在周,称周公,后封鲁国,但未到鲁即封。他辅佐武王伐纣曾两次东征,并为西周奴隶制国家制定了各种典章制度,制礼作乐,是我国西周初年闻名的政治家。公元前1041年,武庚联合了管、蔡二叔以及商的属国奄、徐、楚等十几个国家一起向西进军,反周阵营声势浩大。如《尚书大传》云:“管叔、蔡叔疑周公,谣言于国曰:‘公将不利于王’,奄君、薄姑谓禄父曰:‘武王既死矣,今王尚幼矣,周公见疑矣,此百世之时也,请举事!’然后禄父及三监叛也。”(管叔鲜,文王三子;蔡叔度,文王五子;霍叔处,文王八子。事监视商朝遗民,故谓三监)周公旦在千钧一发之际,于公元前1040年举兵东征,平定暴乱。公元前1039年,周公杀武庚,灭东方50国;管叔鲜被杀,将蔡叔放逐,霍叔被废为庶人。把微子(纣王兄)封于殷地,以代殷后,爵为宋公,今后为宋国,都于商丘。武庚的后人便以他字中的禄为姓氏,称为禄氏。武庚战死,暴乱平定,殷人见复国无望,只好纷繁出逃。


时的褒姒。现实上,历史上记载这类不少,商纣王时的妲妃也算一个。


帝辛老年热中于声色之娱与酒食之乐确实是现实,说纣王“惟妇人之言是听”,就是说在商朝女性能够从政,能够当将军如妇好妇井,商朝还设有方国女官,女子在其时的地位是很高的,这是一条莫须有的罪状。虽然商代人颇重迷信(敬仰神),任何严重举措,都要求神问卜来决定吉凶,在出土的甲骨文中是有确切记载的。但从商纣王的性格特点看,妲己能够影响政治决策的力量,实在是不行能。


现代人点评


1.他开辟山东、淮河下流和长江流域的功劳。商朝疆域的扩展,促进了华夏文明(商文明)的传达,有助于华夏大地的生产力开展。


周武王姬发的点评


《尚书·周书·牧誓第四》:“今商王受无道,暴殄天物,害虐烝民,为全国逋逃主,萃渊薮。” 


“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全国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於妇人。”《史记·卷三·殷本纪第三》。 


“但缘东夷已战胜,殷人南下集江湖,南边因之惭开化,国焉有宋荆与舒。” 


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运营东南,把东夷和华夏的一致稳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纣王伐徐州之夷,打了胜仗,但损失很大,俘虏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虚进攻,大批俘虏倒戈,成果商朝亡了国。”“商纣王是很有本领的人,周武王把他说得很坏。他的俘虏方针做得不大好,所以今后失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