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农民推土时发现的文物,出土后惊艳世界,124字铭文为暴君鸣冤

2020-10-16 11:50:06

作为一个地方博物馆,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的发展是很迅速的。它的前身是历史文物陈列室,成立于1956年。直到1963年时,它还没有一件青铜器。但是在2010年便更名为现在的名字,并于2017年晋级为第三批国家一级博物馆。

之所以能有如此迅猛的突破,与陕西宝鸡获得的历史馈赠是分不开的。此地孕育了西周文明,西汉宣帝神爵四年开始,宝鸡地区的扶风县就有青铜器出土的记录。此后两千多年,历代不绝,出土青铜器的数量数以万计。特别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茹家庄遗址、岐山董家村西周青铜器窖藏、扶风庄白一号西周青铜器窖藏以及眉县杨家村西周青铜器窖藏的发现,更是有着其它地区难以匹敌的优势。

即便是零零碎碎的发现,也常常有着令人羡慕的成果,西周厉王胡簋的面世就是如此。那是在1978年5月,扶风县法门公社的社员为了挖掘水塘,一直工作到深夜。推土机作业时,突然被阻挡了,不能前进。驾驶员还以为是大石头,不以为意,继续加大油门,结果只听到一声巨响,火星四射。

驾驶员这才慌了神,连忙下来察看。利用推土机的灯光,发现前面是一件古拙的青铜器,这就是西周胡簋的发现过程。

所谓簋,原本是一种食具,后来发展成为礼器。而且,簋一般是与鼎配合使用,它的外形特点是敞口束颈、鼓腹双耳,地位非常重要。《礼记•玉藻》中记载,簋是偶数存在的,地位越高的人,拥有的鼎和簋更多。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卿大夫五鼎四簋,士使用三鼎二簋。

陕西宝鸡扶风发现的这件青铜簋,形制就十分庞大,它的底座是古朴厚重的方形,圆圆的腹部十分饱满,圈足较高,两只附耳之上有着凤鸟的图案。它重达60公斤,在青铜簋之中已经是佼佼者了,商周诸簋,以此最重最大,所以被称为“簋王”。

为何认定是西周厉王时期的呢?这是因为在它的内壁之上,有着内有铭文12行124字:

王曰:“有余隹小子,余亡康昼夜, 坙雝先王,用配皇天。簧黹朕心,坠于亖方。肆余以士献民,爯盩先王宗室。” 㝬乍将彝宝簋,用康惠朕皇文剌且考,其各歬文人,其濒才帝廷陟降,貈皇帝大鲁令,用[素令]保我家、朕立、㝬身.阤阤降余多福,宪宇慕远猷。㝬其万年,将实朕多御,用贲寿,匃永令,畯才立,乍疐才下。隹王十又二祀。

铭文中反复出现的㝬,其实就是周厉王,又因为周厉王名叫姬胡,所以此簋又被称为㝬簋、胡簋。铭文是周厉王在祭祀先祖是做的祝词,其实就是他的施政纲领。周厉王表示自己昼夜经营先王的事业,以配皇天后土的恩德。同时,他也将任用义土献民,特献此簋给宗庙,希望能保佑自己多福、长寿和智慧。

这篇铭文,虽然是自我夸耀之作,但也让史学界深思。在历史上,周厉王的名气可不怎么好,他以强硬手段禁止国人提意见,使得百姓道路以目,这也造就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成语。同时,因为施政不当,导致了国人暴动,被迫流亡,也让周王朝进一步衰落。

在古代史家笔下,周厉王往往被当作夏桀、商纣、周幽那样的昏君看待。但是,细想起来,周厉王和他们实在有着太多的区别。那些昏君荒淫好色,任用小人都有实据,但周厉王到底宠幸过哪位女子,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却语焉不详。

事实上,周厉王接收的王朝,已经是积重难返之势。为了振兴王室,他抓住“专利”和农业,这相当于从既得利益的贵族手中要回财富。另外,他废除了周、召二公“世为卿士”的惯例,大胆任用经济、军事上有专长的荣夷公和虢公长父,这也被贵族大做文章,认为他不用“旧章旧臣”, 不知道谁做辅佐,不知谁做公卿。

所以,现在也有专家认为,周厉王实际上是一名改革家。他以巨大的勇气实行变革,期望带领周王朝破局,但因为经验不足,得罪的利益群体太多,最终惨遭失败。胡簋是他的自作器,也是那段历史的见证,只不过真相到底怎样,也许已经深埋在历史长河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