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雍正王朝》电视剧,对雍正帝的美化吹捧,是否言过其实?

2020-10-16 11:32:10

作者:幽若。

《雍正王朝》电视剧,塑造的那个忧心天下的雍正帝,是有些用力过猛。

他不仅动不动“为君难“”而且极其勤勉,极其具有吃苦耐劳和奉献精神,几乎在养心殿度过了所有岁月,每次吃饭都是青菜豆腐,甚至只能吃下一个袖珍碗的饭。

就连处理年羹尧、隆科多、廉亲王集团、弘时,这等统治集团内部的政治斗争,都被此剧处理成雍正帝绝对正确。

雍正年间严峻的文字狱,也被本剧轻轻带过,在TVB电视剧里那个风流倜傥无所不能的曾静,被处理成了一个猥琐的老头子。

这也正是很多人、还有不少专家学者反对的地方,认为把雍正帝过于美化了。但实际上,本剧固然对以前被污名化严重的雍正帝来了一次乱反正,对其正面形象多作了些写实刻画,但关于雍正帝的阴暗面,也是有实打实描绘,并没有讳言,只是没有像传统观念一样大书大书。

关于雍正帝处事城府之深、心肠之狠、手腕之铁,在电视剧的前半部描绘得淋漓尽致。只不过并不像《甄嬛传》里的陈建斌版雍正帝,把阴鸷表现的那么明显,更不像TVB剧里的江华版雍正帝,把胤禛的杀伐表现在明处。

剧中胤禛的城府直接放在明处,基本头次观看的观众就能看出来。所有朝堂集会上,胤禛的表现基本是不形色的。更有几次精彩表现:

最著名的就是推举十四弟胤禵当大将军王,从分礼物给十四弟拜寿,到在德妃面前对十四弟大为夸奖,对十四弟讲道理表情义,字字句句说的恳切无比,几乎要让人掉下泪来。

可是观众都知道,前一天他还在想力荐十三弟胤祥,是邬先生帮他定计谋,推荐十四弟是为了迎君心,安插年羹尧。胤禛坑起弟弟来,也是妥妥的不逊于弟弟。

更别提胤禛在百官行述案件里的表演,颁个戛纳影帝也不为过。

在宰白鸭事件中的生病,是另一绝佳表现。古之装病者如司马懿、朱棣等人都有上佳表现,无不表现得活灵活现,可是胤禛比他们狠比,他并采取了极端方法真的生病。对自己都这么狠,何况对别人?

关于胤禛的狠辣决绝一节,剧中没有着重明着表现,但是还是能够看的出来,他压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该下手的时候毫不手软,就连所谓的“侠王十三爷”胤祥,取人性命也如探囊取物眼都不眨。

年羹尧屠杀江夏镇,七百多条人命,胤禛知道了也不过是轻轻一叹。一场弥天大案,也只被这些封建时代的上位者当做草芥。

王师傅来找胤禛说郑春华事件,他焉不知其实郑春华马上会死,但他也没有拦着王师傅。当然了,在此处,胤禛其实已经仁至义尽,顺手将做恶人的事情推给了王师傅。王师傅饮毒酒时,他岂不知那是毒酒?也并不曾阻拦。只因他看着王师傅死掉才安心。

胤禛重用的人,如田文镜、年羹尧的品性也能代表他的作事风格。

说到胤禛御下之严,从雍亲王府的规矩就看的出来。年羹尧接任陕甘总督后,纵然是一时失了分寸,但胤禛表现的也足够强势。硬让身为封疆大吏的年羹尧跪了一下午,还得帮他洗脚。这是严苛至极了。换了那位八贤王处理绝不会如此。

前半部剧里出现不少次的太监高毋庸,为什么雍正帝一登基就不见了?再结合邬先生说的那句“府里一些办秘密事情的人怕是就……” 这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

剧中登基之后的雍正帝,同样并不伟光正。

他梳头时因为自己站起来以至于头发被拽了一下,就狠狠打了太监耳光,因为宫女不小心弄翻了茶就叫人拖下去打二十板子,因为奶茶是凉的就大为火光,高兴的时候小太监唱歌就嘉奖,不高兴的时候听人家唱歌就爆打,搞得给他服务的那些下人整日战战兢兢,和康熙帝那样和颜悦色完全相反。这不就是雍正帝睚眦必报、喜怒不定的真实写照么?

雍正帝几次处理事件,着急着给诺敏上匾,动不动要把所有人的官免了(比如年羹尧出兵要晌时要免所有户部官员),这就是他处事过于操切又寡恩的铁证。

而对于雍正年间狠辣无耻的文字狱,剧中也有提及,对于已经死了的吕留良挫骨扬灰,满门尽斩也是写了的,并没有回避,只不过没有像其他剧里一样站在受害者角度,去描写悲痛惨烈,确实是一大缺憾。

清朝康雍乾三代的文字狱都十分严苛,在康熙,乾隆年间也有不少大案,而且多半都是冤案,可是偏偏吕留良和曾静都是实打实的要反对清朝政府的,从雍正帝的立场,和他们自然是势不两立。

所以说,剧中的雍正帝,阴谋、手腕、城府、腹黑,这些铁血帝王的素质一样不少,只是演员的功底了得,明明句句不出本心,就是能够说的那么光明正大,义正严辞,说的连自己都快信了。很多观众明知是假话还觉得他说的好,做的妙,这个人实在虚伪得可怕。

雍正皇帝还有一点被人诟病的就是迷恋丹药,这一节在《雍》剧中仅仅提了两句,一是乔引娣嘱咐他不要总吃丹药,然后就是抱着一堆红丸吃了,这正是剧中暗示的雍正死亡原因。剧中没有放大这一节写。

看《雍正》此剧看权谋斗争,就一定要抛弃非黑即白的看法。要明白权力斗争是你死我活的,谁赢了,败的一方都很惨,要明白,封建王朝的权力斗争是冷酷无情的,白莲花圣母绝没有资格参与,参与的人都是狠角色,根本不能用好人坏人这样简单的字眼来形容。

此前近两百年,失败的政敌们同样不遗余力地诋毁雍正帝,什么杀父逼母,屠兄弑弟、篡位、血滴子、吕四娘、无头尸、杀戮功臣,各种荒诞不经的野史传说,一股脑儿的往雍正帝头上扣;就不允许有一部剧稍微拔高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