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赤水河畔年夜饭:唯一那碗腊肉 毛泽东把它给了谁?|百年百篇

2020-09-28 11:20:53


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

川、黔、滇三省相交之地,崇山峻岭之中,大名鼎鼎的赤水河蜿蜒而过,往北汇入长江。这条如今以酒香闻名的红色之河,是名副其实的“红色”大江,80多年前的四渡赤水,让它名满天下。

85年前,中央红军到达这里。1935年2月,红军第一次渡过赤水河后,正临近当年的春节。坚苦卓绝的革命岁月里,对中央红军来说,这个特殊的春节没有安乐,却险象环生。除夕夜,中央红军在四川叙永一处名为石厢子的村庄中度过。由于条件极为艰苦,毛泽东的警卫员好不容易弄来了一碗腊肉,准备让他补补,也算是过年。但是,这碗珍贵的腊肉毛泽东并没有自己吃,而是给了其他人。

赤水河边危机四伏

一渡赤水:周恩来连夜三次督导架桥

1935年1月28日晚至次日凌晨,红军主力部队一渡赤水,其后于云南的扎西地区进行集结整编。1979年,曾在长征中任红军总部第一局作战参谋的吕黎平在写给《人民日报》的信中,回忆了当年一渡赤水时的场景。

据他回忆,土城战斗的原定计划是依靠有利地形,为我军入川渡长江扫清障碍。但这一仗没有打好。“主要原因是敌情没有搞准,原来了解敌人是两个旅四个团,我们集中第三、五两军团打,完全有把握消灭它。结果是越打越多,敌人实为两个师四个旅八个团,打成了拉锯、消耗战,我军伤亡不小。按毛主席的说法,实际上是个败仗。”

于是,原定由赤水北上从泸州至宜宾之间北渡长江的计划改变了。毛泽东同中央军委的同志商议后,决定从土城过赤水河西进,以打乱敌人的尾追计划。

周恩来指挥架浮桥(沈尧伊绘)

吕黎平回忆,当时,周恩来亲自把工兵连的干部找来,命令火速在赤水河上架设浮桥。

周恩来彻夜未合眼,亲自去河边督导了三次,指派部队在镇上收集木料、门板、绳索,运到架桥点上。当晚,吕黎平值班,周恩来指派他去架桥点检查六次,其中三次由吕黎平陪同周恩来前往。

工兵连接命令后,在河的上下游收集了几只木船。从上到下全力以赴,最终,按预定时间在黎明前搭好了一座供三路纵队渡过的轻浮桥,为全军第一次胜利地渡过赤水河提供了保证。

1月29日拂晓,红军从土城浑溪口、蔡家沱、元厚等渡口迅速渡过赤水河。“四渡赤水”的序幕就此揭开。

一碗腊肉就是年夜饭

毛泽东没吃,直接让给队伍里的伤员

残阳如血。部队撤至四川叙永县城南79公里处的石厢子时已是大年三十的傍晚。这里与贵州毕节县大渡乡和云南威信县水田寨接壤。雄鸡报晓,三省可闻,故而三地交汇处统称为“鸡鸣三省”。

那时的石厢子是一个仅有400多人的小村庄,75户汉、彝、苗人家杂居。地处大山深处,老百姓的日子很苦。警卫员好不容易找来了一碗腊肉,但是,毛泽东看到这碗腊肉的时候摆摆手,就让警卫员把这碗腊肉送给伤员吃。

到了大年初二,部队向云南威信境内转移。当天晚上,在水田寨一栋因门窗雕有花草虫鸟图案而闻名的“花房子”里,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分工,博古交出了装有文件、材料、公章等象征着中央最高“权力”的几副挑子。

2月18日至21日,毛泽东趁贵州国民党军兵力空虚之际,再度挥师黔北,第二次渡过赤水河。随后,取桐梓、夺娄山关、重占遵义城,5天内歼灭和击溃蒋介石嫡系吴奇伟部2个师和王家烈主力8个团。此时,元宵节的花灯已高高挂起,红军终于迎来了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硝烟尚未散尽,毛泽东就在血色黄昏中登上娄山关,创作了《忆秦娥·娄山关》,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著名诗句抒发胜利后的激越豪情。

“四渡赤水出奇兵”

红军化装侦察,佯攻贵阳实指昆明

红军再占遵义,让蒋介石感到受了奇耻大辱。他急飞重庆坐镇指挥,采取堡垒推进与重点进攻相结合的战法,南守北攻,企图围歼红军于遵义、鸭溪地区。

敌变我变。毛泽东决定将计就计,指挥红军故意在遵义地区徘徊寻战,引诱更多国民党军前来围攻。当各路国民党军云集而来时,3月16日至17日,红军在茅台镇及其附近地区三渡赤水,西进川南。为在运动中调动敌人,红军故意在白天渡河,并大张旗鼓地行军。

国民党军听从“调动”,调整部署再次扑向川南。鉴于调动敌人的目的已经达成,毛泽东决定趁敌新的合围将成未成之际,再杀一个回马枪。红军以一个团伪装成主力继续诱敌西进,而真正的主力却于3月21日晚至22日,以隐蔽、迅速的动作,从各路敌人间隙中穿过,四渡赤水。

红军突然东渡赤水河,使蒋介石误以为红军又要攻占遵义,于是急飞贵阳督战。在贵阳附近,我军发动群众,大造声势,到处张贴“拿下贵阳城,活捉蒋介石”的标语。为了进一步迷惑敌人,红一军团二师师首长命令曾思玉带领师侦察连乔装打扮,深入敌后。

曾思玉带师侦察连换上国民党军服,化装成国民党的先头部队,大摇大摆地直奔贵阳市郊国民党龙里区公所,侦察敌情,虚张声势,迷惑敌人。

当地官员对“中央军”的到来唯唯诺诺,又慌又忙,还神秘地说:“听说蒋委员长刚来,也很着急哟。”

这次化装侦察的主要任务就是探清贵阳城防虚实,蒋介石是否真的到了贵阳。随后,曾思玉给同来的战友王占秋使了个眼色,王占秋站起来亮出底牌,“我们是红军,你们不要怕。现在日本鬼子已经将魔爪伸向了华北。国难当头,你们也是中国人,不要再为蒋介石卖命打内战了,还是为抗日救国做点事吧。”并让当地官员回去报告警备司令,“红军就要攻打贵阳,活捉蒋介石。”

我军佯攻贵阳这一招,的确把蒋介石和他的守城部队给搅乱了。蒋介石大为恐慌,不知红军意欲何为,急令滇军孙渡率3个精锐旅火速驰援贵阳。此时昆明城内敌军兵力空虚,我军一路南下后直逼昆明。从昆明附近突然兵分两路,折向西北,直逼金沙江。

参考《四川党的建设》、《人民日报》、新华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