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奥斯曼的战争:穆拉德一世的征服之路(上)

2020-09-16 11:25:51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阿拉伯史系列/周五更新/竹鼠 (撰文)|

''奥斯曼人只不过是我们的敌人,而那些分裂了基督教会的希腊人要坏过敌人。''

——彼得帕克写给教皇乌尔班的信


公元1359年,新继位的奥斯曼苏丹穆拉德带着自己的侍从们纵马停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东岸。

隔着这道交接欧亚两大洲的短短海洋,穆拉德可以隐约看到对面的君士坦丁堡——那苟延残喘的罗马帝国手中为数不多的领土。在它高耸的迪奥多西墙外,奥斯曼人的旗帜已经插到了距离它不足四十码的土地上;而在距离君士坦丁堡更远的巴尔干半岛上,有许多坚固的基督教堡垒如今也都属于奥斯曼人管辖;而在穆拉德的身后,小亚细亚上几乎已经完全没有了拜占庭人的身影,曾扼守着通往君士坦丁堡道路的三座重要城市:布尔萨,尼西亚和米克尼底亚,如今都已经变成了奥斯曼统治小亚细亚的枢纽——其中一座还''荣升''为奥斯曼帝国的首都。

就在穆拉德继位的时候,拜占庭往日中布满小亚细亚的势力只能龟缩在他们掌控的最后一座城市:菲拉德尔菲亚之中,等待随时可能到来的灭顶之灾。

布尔萨是拜占庭帝国衰落之后在小亚细亚上的重要据点,它和尼西亚等三座城市南北排列,保护着前往君士坦丁堡的大道,被奥斯曼帝国攻陷之后成为奥斯曼最早的首都

14世纪继承了奥斯曼帝国的穆拉德,此刻正站在一个两代先帝苦心经营的地基之上:他们为他留下的这笔遗产包含了横跨欧亚的广阔领土,一支由常备骑兵,征召兵和常备步兵组成的强大军队和一个似乎是专门为穆拉德准备的,完美的时机:

曾用力西拓的拉丁世界,在穆拉德继位之时已经衰弱不堪。

用来和东方伊斯兰世界对抗的主要军事力量十字军已经在一个世纪之前就彻底丢掉了耶路撒冷,从那之后,这些拉丁骑士所谓''圣战''目标便无一达成,于是他们只好转过头去和同样信仰基督的希腊人同胞索取本应在耶路撒冷获得的权力和财富,从而开启了基督徒们互相攻击,争吵不停的岁月;曾经开拓了东方商路并因此赚的盆满钵满的意大利银行家族们相继破产,让西欧领主们的东顾更加乏力;暴起于欧洲的黑死病也在同一时间扫荡过整个西欧,导致欧洲人口锐减——

欧洲的中世纪在财政,经济,社会,军事的全面衰退中走向了终点,虽然文艺复兴的曙光就要在这片黑暗中孕育而出,但是显然欧洲并不会成为这个时代最先的受益者。

多次十字军东征之后,拜占庭帝国反而先一步崩溃,同为基督徒的西欧人随后窃取拜占庭领土成立拉丁帝国

崛起于东方,正等待着将自己的势力扩张进欧洲的奥斯曼帝国,无疑才是这一切最先的受益者;而此刻驻马海峡东岸,正踌躇满志规划着自己帝王之路的穆拉德,显然也不会意识到他将会带领奥斯曼帝国深入欧洲,直到巴尔干半岛的腹地,建立起一个真正庞大的国家。

而这些功绩会使他在奥斯曼诸帝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三大开拓者之一,就如在希腊和罗马时代,东方屈居于西方之下那样,穆拉德将引领一个全新的,西方屈居于东方之下的时代。

1360年,在穆拉德继位的第二年,他就即刻展现出了和他父亲完全不同的性格:奥斯曼先帝奥尔汗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战争狂人,虽然他手握庞大的军队,但是他更倾向于将这支武装力量作为他外交活动的后盾,而不是将他们直接投入战场。

在这支军队的威势之下,奥尔汗成功的和拜占庭公主狄奥多拉联姻,通过这场联姻控制了君士坦丁堡的篡位者皇帝约翰.坎塔库尊,并以拜占庭皇帝女婿的名义登陆了欧洲。他在位期间所取得的加里波利半岛和马尔马拉海的欧洲沿岸,大多数都是依靠其他国家对其朝贡,或是通过进攻修道院来换取当地人的支持而得来的。

但是他的小儿子穆拉德,则直接将军队用作利剑插进了欧洲的心脏。

穆拉德之父,奥斯曼帝国第二位首领奥尔汗

向小亚细亚延伸出一个角的色雷斯地区是拜占庭帝国的核心。作为拱卫君士坦丁堡的京畿重地,这里一直都是拜占庭皇帝最重要的兵源地和战略要地。

只是1360年穆拉德进攻色雷斯的时候,哪怕拜占庭皇帝约翰.巴列奥略已经铲除了篡位者重新登上了宝座,他也只能继续以前任那种附庸对待宗主的卑微态度来应对这些明目张胆的侵略——君士坦丁堡已经被奥斯曼的领土几乎团团围住,困守孤城的巴列奥略很难和帝国残存的其他部分取得有效联系,在奥斯曼大军环绕的情况之下,一切对其军事活动的抵抗都显得尤其可笑。

于是穆拉德所进行的第一阶段军事活动进行的相当顺利:在短短十五个月的时间之内,奥斯曼人就迅速占领了色雷斯地区全部的重要堡垒和延伸到巴尔干山脉之下的富饶平原。

色雷斯地区地图

由于一开始就是以长期占领为目的,穆拉德在取得军事胜利之后继续延续他父亲的做法,实施一种不同于基督教世界封建土地制度的税收模式:他手下的领主只向农民征收有限的赋税,并取消了他们背负的旧有的那些无偿劳动的义务。这是因为根据奥斯曼法律,奥斯曼领主们并不是土地的所有者,他们只是连接苏丹和农民的一条纽带。所有的土地都汇集到一起,集中在苏丹本人的手中。

这种强有力的中央集权的土地制度同时意味着,农民们原本需要缴纳的,给予不同的修道院,小领主,大领主的赋税全部再无必要缴纳,他们今后的侍奉对象和纳税对象唯有苏丹一人,这无疑大大降低了他们的负担。

于是当奥斯曼军队横扫色雷斯的时候,这一地区的农民们很快就对这些穆斯林入侵者表示了强烈的欢迎,并且在奥斯曼人的煽动之下揭竿而起,反对压迫自己的基督教领主。

当时旅行在巴尔干的一个法国旅行家这样写道:''…乡间十分安全,也没有听过任何有关土匪或者大盗的消息。''对比同一时期混乱不堪的基督教世界,一个新兴的,强力的奥斯曼政权为当地人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他们的领主虽然不再是''基督兄弟'',但是他们却获得了实实在在的秩序和安宁。

十五个月后,穆拉德的军队继续向西绕过君士坦丁堡,他和拜占庭的''皇帝''巴列奥略签订协约,规定拜占庭除了将坐视奥斯曼人酣睡在自己的卧榻之侧以外,还承诺不会有任何联合塞尔维亚人或者保加利亚人收复色雷斯地区的想法。不仅如此,拜占庭皇帝为数不多的军队还要在奥斯曼大军出征的同时,帮助穆拉德对付小亚细亚半岛上对奥斯曼帝国不友好的土耳其邻邦。

解决了后顾之忧的穆拉德将他的目光越过孱弱拜占庭帝国的残存领土,直接投向了巴尔干半岛上其他的基督教国家: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和匈牙利都成为了他目标中的猎物——虽然对于穆拉德的日益逼近,这些基督教国家已经深感不安,且试图在教皇乌尔班的团结之下联合起来保卫基督教世界的边界,但是他们所组织起来的所有类似''十字军''的远征活动,最后都会因为希腊东正教会和罗马天主教会的分裂无疾而终。

塞尔维亚帝国包含了今巴尔干半岛的大部分地区,也是当时主要东正教势力之一

其中1433年萨伏伊伯爵阿梅迪奥所领导的远征便是点明当时基督徒内部纷争严重的最好的证明:在他率领处于罗马天主教会领导之下的军队夺去了加里波利之后,立刻扭头开始进攻信奉东正教的保加利亚人,并逼迫他的表哥,拜占庭皇帝巴列奥略承认罗马天主教会的宗主地位,在这一提议被拒绝之后,他的军队又开始进攻希腊人的城市。

基督徒们之间因宗教,政治问题而起的种种纷争导致他们的力量无比分散,而对于正在大阔步迈进欧洲的穆拉德来说,这实在是一件大好事。

他一边利用基督徒之间的分歧,公开的承认东正教而不承认天主教会的权威——这样一来,信仰东正教的基督徒们,包括保加利亚人和塞尔维亚人这些列在他征服清单上的人民族都会更愿意接受奥斯曼人的统治,而非被他们的天主教邻国统治;另一方面,随着对色雷斯的征服,奥斯曼军队通往保加利亚的道路已经畅通无阻,如果穆拉德能顺利的拿下保加利亚,那么通往马其顿和塞尔维亚的大门也将向他敞开。

而自奥斯曼帝国先祖奥斯曼已降,还从未有过任何一位奥斯曼苏丹和他们的理想站的如此接近。

于是从1366年开始,在息兵数载,消化了征服色雷斯的成果之后,穆拉德的大军再度启程,追逐着称霸欧洲的目标,挥师踏入了保加利亚的边界。

奥斯曼帝国的军队


参考资料:《奥斯曼帝国六百年》:帕特里克.贝尔福/《奥斯曼帝国史》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