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芈月与秦王吵架冷战,主动求和后,却倍感屈辱

2020-08-10 11:00:42

导语:芈月与黄歇私会的事,被秦王“抓获”,虽然经过芈月的一番自我辩护,秦王并没有深究,但这件事却给秦王的心里下了猜忌的种子。

一旦与芈月发生一丁点的意见分歧,这件事就会成为秦王暴怒的导火索,最后,秦王与芈月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口角之争后,秦王甩袖而去,从此再也不到芈月的地宫中来。

芈月不敢急于辩解和追问,更不敢即刻去向秦王道歉,涉及到这种事情,越描越黑,她要做的,只能是等待一个合情合理的时机,等待秦王将此事淡忘以后。

终于,芈月得到了一个机会。暑热夏天,宫中那些拜高踩低的小人们竟唯独不给芈月的宫中送冰块,以至于令小公子嬴稷中暑了。已经与秦王冷战数月的芈月,忽然灵机一动……

1、芈月顺阶而下,与秦王冰释前嫌

在《芈月传》原著第150章回“心未平”(2)一章中,就详细描写了他们和好的过程。

公子嬴稷中暑上吐下泻啼哭不止,芈月派香儿去请秦王。秦王此时正在王后宫中安歇,听罢禀报,急匆匆赶到芈月这边来。

芈月仰慕信赖地看着秦王驷:“有大王在,妾身就放心了。”此时女医挚也匆匆赶来秦王驷把婴儿交给她道:“快来看看子稷怎么样了。”

女医挚也象秦王驷一样察看以后又诊了脉。道:“小公子是中暑了。”

秦王驷有些诧异:“中暑?”他看了看周围,现没有冰鉴,问道:“难道子稷这里没有送冰吗?”

芈月隐忍地道:“大王,都是妾身的错,就不必再问其他了。”秦王驷嗯了一声,看着芈月没有趁机告状。有些意外。

缪监站在门外听到了,轻声走到院中吩咐道:“快去取冰来,大王今夜看来要在此处歇息。”小内侍道:“是。”

新加的冰放入了冰鉴中,散着凉气。秦王驷和芈月坐在摇篮前,看护婴儿。见芈月额头都是汗,递给手帕,芈月接过,眼神复杂地看秦王驷一眼道:“多谢大王。”秦王驷无奈地叹息一声道:“你总是太倔强。”

芈月道:“妾身向来都是不聪明的。”秦王驷轻叹一声道:“你啊!”

芈月道:“妾身虽是弱质女流,却有一些不合时宜的脾气,这也是父母所生的脾气,无可奈何。妾身知道这样的脾气,注定是不讨人喜欢,要撞得头破血流……”

见芈月哽咽,秦王驷不禁伸出手去为她拭泪道:“傻丫头。”

芈月哭着扑倒在秦王驷的怀中:“我后悔了,我早就后悔了,我想你,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迈出这一步来。我才不在乎什么名分,我只是在乎在你心里我算什么,我只是太委屈了……”

秦王驷轻抚着芈月的头道:“寡人知道,我知道……”芈月伏在秦王驷怀中低声哭泣。

婴儿的哭声忽然响起,打断两人的抒情,芈月哭声停住,两人彼此对望,有些不好意思和尴尬。芈月抱起婴儿轻声哄劝着,秦王驷将她拥入怀中,一家三口格外温馨。

2、主动求和的芈月却倍感屈辱,她感受到了“不平等”

芈月明明已经重获恩宠,但细心的香儿却发现:芈月依旧神情冷峻,愁眉紧锁。香儿挥手令众人退出,轻声问:“八子已经重获大王宠爱,为什么还是不高兴?”

芈月有些自厌的:“我为什么要高兴?为求这一份男人的宠爱,去算计、去扭曲心志、去委曲求全,连子稷的病也要成为手段,我的面目有多可憎、多可怜?”

自那次以嬴稷生病为契机,而与秦王驷重修旧好、再获宠爱以后,她恢复了往日“宠妃”的待遇,但她和秦王驷之间的关系,反而有了一种若有若无的疏淡。而这种疏淡,不知道是从谁开始的,或者是她自己吧。

她知道秦王驷的心结仍在,而她自己的心结也仍在。一开始,她仅仅视他为君王,而非自己的夫君,从来不曾想过留下。然而当她拒绝黄歇之后,她本以为身心已有归宿,却不得不面对他不仅仅是一个男人、一个夫君,更是一个后妃成群的帝王的狼狈处境。

嬴稷生病,让为人父母的他们,因着孩子的缘故而表面上放下这种看似“无谓”的心结。但是,当她求和的时候,她意识到了自己和秦王驷之间的不平等,她为自己的主动求和感到羞辱,也因此而生出对秦王驷的怨念。

这种羞辱和怨念,让她再度面对秦王驷时就无法安然,自然而然生了隔阂,心也冷了下来。

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不平等,君王与嫔妃的不平等。无论男人是对还是错,争执起来,永远都是嫔妃的错、臣子的错。身为君王,永远不会说“错话”、办“错事的时候!”

哪怕真的错了,也永远不会承认,永远要等另一方来妥协认错,取悦承欢、谄媚奉承!芈月觉得屈辱,觉得不公平,觉得胸中总有一股难言的恶气与忿忿不平。但迫于压力,却又不得不虚与委蛇、言不由衷。这就是女人与男人的不平等,身份与地位的不平等,她不知何时何日才能雪洗今日之耻。

或许,自己还要等的吧?将来若有那么一个机会,也可以让自己如今日的君王一般,号令天下,扬眉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