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翼骑兵,冲锋!大波兰骑兵最辉煌的一幕:在维也纳再次拯救欧洲!

2020-07-31 11:08:13

前情提要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苏丹默罕默德四世和大维齐尔卡拉·穆斯塔法的统领下,准备进攻维也纳,恢复祖父苏莱曼大帝的荣光。

但是25万土耳其军队,在维也纳城下面对区区7000奥地利士兵和一万左右的志愿者组成的守城部队时,却遭遇到了叹息之墙!整整两个月的围城战和地道战,在9月份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决战。本期我们将讲述1683维也纳围城战的最终章!

1683维也纳围城战1:7000人如何抵挡25万大军?1683年的维也纳,土耳其人的叹息之墙!

1683维也纳围城战2:维也纳的地道战:土耳其人和奥地利人,谁的地道更厉害?

一、9月11日的希望

在经历残酷的地道战后,人数占优的土耳其人逐渐占据了上风,斯塔森伯格的两万余守军经过两个多月的鏖战,现在已经仅剩下四千余人。

图注:维也纳守军总司令,斯塔森伯格伯爵

9月8日,维也纳城墙上被炸开的缺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征兆,斯塔森伯格已经开始疏散居民,准备一个街道一个街道的抵抗奥斯曼人。

1683年9月11日夜,在经历了一天浴血厮杀后,一队维也纳守军正在努力爬上圣斯蒂芬大教堂的顶塔上。在那里,每天晚上他们都会向天空发射一枚闪光的炮弹,如果对面的卡伦山上有一枚同样的炮弹飞上了天空,那就标志着他们的援军到来了。

而此时的维也纳统帅斯塔森伯格正在看着各种报告,他眉头紧皱,考虑城破后最后的巷战。而此时,就在9月11日的夜晚,卡伦山上终于出现了一道闪光。

二、援军去哪了?

就在7月份卡拉·穆斯塔法在卡伦山脚放下他的先知旗帜时,逃到布拉格的利奥波德一世正在努力筹集一支救援部队。

不同于奥斯曼帝国,神圣罗马帝国并不是一个集权大帝国,它由大量的主教区、邦国组成。

尽管到了利奥波德时期,德意志邦国的数量已经大大减少,但是他仍然需要像所有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那样,当要组织一支联军时必须通过外交手段和金钱来解决问题。

上图为利奥波德一世与扬三世会面

利奥波德一世迅速找到了波兰国王、立陶宛大公扬三世·索别斯基(也翻译做约翰三世·索别斯基)邀请波兰人出兵,并保证出兵所需要的费用。

而且,教皇英诺森三世为了自己的名声,又为了欧洲的利益,牵头了组建了包括了神圣罗马帝国内大部分的国家,甚至包括一些新教国家比如萨克森的“神圣联盟”。

毕竟如果维也纳没了,奥斯曼土耳其的下一个可能就是这些国家的首都了。

就在这样的氛围中,27000波兰军队,加上洛林、法兰克尼亚、巴伐利亚和萨克森的联军,约8万救援部队在扬三世和洛林的查尔斯的带领下向着维也纳出发了。

三、援军来了

在9月12日的清早,奥斯曼土耳其的大维齐尔接到情报称来自基督世界的救援部队已经开始从卡伦山的山顶和两侧发起进攻。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一直在他外围的克里米亚鞑靼骑兵抛弃了他。然而尽管如此,他并没有担心身后的部队,毕竟此时的奥斯曼土耳其足足有二十多万人。

于是他仅仅抽调了一部分禁卫军到他的身后防备他眼中的乌合之众,而将剩下的禁卫军主力和征召兵放在了维也纳城下准备发动最后的进攻。工兵们一次准备了多达10个爆破点,准备一举摧毁维也纳一半的城墙设施。

这个时候,洛林的查尔斯带领德意志的援军抵达了战场,卡拉·穆斯塔法要求后卫部队临时加固了山麓上的民房和葡萄园作为临时的防御工事,这样他们可以尽量拖延那个在他眼中临时拼凑起来的军队,等待主力攻下维也纳。

但是德意志人左翼的军队在没做好准备的时候就阴差阳错的开始向山脚进攻,而看到左翼进攻的德意志中央的部队也开始进军。于是在复杂的地形和混乱的阵型中,德意志军团被迫以营为单位作战,子弹混合着烟雾在空中交错。

图注:维也纳之战全景图

此时洛林的查尔斯不仅在想如何获胜,同时在想波兰的骑兵在哪里?

然而波兰人的骑兵还没有出现,他们去哪里了?

四、翼骑兵的冲锋,土耳其的噩梦!

这个时候,洛林的查尔斯心心念的翼骑兵还在背坡的营地里休息,他们是昨天最后一支抵达卡伦山的军队。

直到9月12日中午,他们才开始在营地附近集结,此时神圣同盟的军队已经占领了两处奥斯曼的主要防御工事。

经过了一上午的血腥厮杀后,虽然双方都已经相当劳累,但是在精神面貌上、士气上却有着很大的差异。

奥斯曼军队经历两个月的围城战,在维也纳城墙这个巨大的“绞肉机”面前已经从原本的十七万人减员到了十五万人,而且经历了两个月的围城,奥斯曼军不仅精力上大受损失,精神上也颇受挣扎。

而无论是看到援军的维也纳守军,还是来援助维也纳的生力军,都是士气正旺。

下午4点,波兰人国王索别斯基看到土耳其军队右翼松动,他抓住时机,命令精锐的波兰翼骑兵从森林中冲出,狠狠地杀入了正在同德意志步兵激战的奥斯曼近卫军侧翼。

奥斯曼近卫军虽然战力强大,但是也禁不住这一次骑兵突袭。随之而来的则是援军的三路夹击。

土耳其近卫军不得不撤回营地据守。

面对士气如虹的联军,扬三世集结完毕所有骑兵乘胜出击,由他和他带领的三千波兰翼骑兵作为前锋,后方跟随着一万五千名德国和波兰的轻骑兵,发动了欧洲当时规模最大的骑兵冲锋!

地上扬起大量尘土,翼骑兵闪烁的长矛冲入了奥斯曼军中,在长矛断掉后掏出手枪和长剑继续杀敌。

在这一瞬间,奥斯曼土耳其的统帅卡拉·穆斯塔法意识到战败已经不可避免,他骑着一匹马飞速逃离了战场,一路逃回到了巴尔干。

图注:扬三世战前祈祷

而与城内守军对峙的奥斯曼人,看到主阵的失败后,也开始溃逃……这场规模浩大的维也纳之战终于结束了。

最早进入维也纳城的威廉·路易(巴登执政侯爵)改编了凯撒在征服高卢时的名言,他说“我们来,我们见,神征服”(Venimus, vidimus, Deus vicit)。

图注:战役后扬三世向教皇发送捷报

五、结语

9月12日,维也纳围城战就此结束。

这一场战役,联军共击毙土军15000余人,俘虏5000余人,而联军仅伤亡3500余人;缴获大炮300余门。联军的士兵对土耳其留下的战利品连续搬了一周之久。

而且这一场战役中的涌现出了许多未来的名将,如巴登执政侯爵路易·威廉以及未来的欧根亲王。

上图注:卡拉穆斯塔法帕夏被处死(勒死)

而失败这一方的奥斯曼土耳其为了追责,卡拉·穆斯塔法·帕夏想到了找部下背锅,先后处死了多名久经战阵的将领,但是他随后也被穆罕默德四世下令勒死。

默罕默德四世输掉输掉了整个匈牙利,十年之后他也像他父亲一样在一次政变中被赶下台。但是更为严重的是奥斯曼人输掉了这场国运之战后,欧洲对对土耳其人的恐惧一扫而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开始进入衰退期了。

参考资料:

《改变历史的战役:世界冲突百科全书》,(美)塔克·斯宾塞

《奥斯曼的梦想:奥斯曼帝国的故事,1300–1923年》,(英)卡罗琳·芬克尔

《哈布斯堡王朝》,(英)卫克安

《结局的开始:1683围攻维也纳的失败》,(美)布兰顿·J·贝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