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岳飞死后65年,南宋最后一位铁血宰相,被自己人干掉了

2020-05-22 13:25:43

43年后,执政大臣韩愈

这是杨皇后为首的后宫势力和礼部侍郎史为首的朝廷势力的暗杀阴谋。

此后,爱好和平的史在其20多年的执政生涯中,打着“断章取义”的旗号,对韩党进行了彻底的清算。

韩佗周一生的事迹,逐渐被史及其部下编撰的所谓《实录》和《国史》所掩盖,只留下了“乘机决策”、“种党用权”、“功成名就”等负面评价。元代士大夫编纂了《宋史》,将韩脱州贬为奸臣。正是参照了南宋编撰的《四朝史》。屈辱而寻求和平的汉奸史有了一个好下场。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非常荣幸,死后也没有被收入奸臣的传记。

1

在《汉脱州》上,史书上有许多“恶徒”的“标签”。

他是一个有权势的大臣,一个非常三级的公职官员,官阶贵族,身为“平章州军”,相当于宰相之上的宰相,可以越过群臣,直接帮助上司宋宁宗做主,一手遮天。

外戚不得参与政务是宋朝的祖传法律。然而,韩脱舟是一个外戚,与南宋皇室至少有三种关系。

韩倜州出身名门,他的曾祖父是北宋著名人物韩琦。建言南下后,韩倜州的父亲娶了吴皇后皇帝的妹妹。韩脱洲是吴皇后的侄子,长大后娶了吴皇后的侄女。吴皇后长时间处于待命状态。他成了太后和太后,住在辞赋宫照顾后宫。韩脱舟出阁入宫。他的地位堪比宗室。

▲剧照:北宋名臣韩琦是韩倜州的曾祖父。

这还没有结束。宋宁宗在位时,汉后仍是韩脱州的侄孙女。

当韩脱州在宁宗的势力扩大时,他首先依赖于这些关系。他也因对宋宁宗的贡献而受到信任。

南宋前皇帝之间的权力转移是不正常的。

宋宁宗的父亲,南宋第三代皇帝宋光宗,是一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历史书上说他患有“心脏病”,甚至到了失去意识的地步。

然而,这个疯狂的皇帝有一个泼妇李皇后。在这个强硬的李欣宇的煽动下,宋光宗政府在执政仅仅五年时间里混乱不堪,声名狼藉。他害怕他的妻子,不敢在后宫里泡妞。他也没有去拜宋孝宗,后者已经去了静修。皇帝去世时,他甚至没有参加葬礼。结果,孝宗皇帝的遗体不能在一年中的高温下埋葬,法庭一片混乱。

在所有大臣看来,宋光宗的孝道是欠缺和无能的。如果他继续做皇帝,大宋迟早会死。在对君主忠诚的限制下,更换皇帝不像弹劾总统和下台那么简单。这可以说是“不忠”然而,如果一个精神病人成为皇帝并危害国家,他会忠诚吗?

有些人不这么认为。他们决定强迫光宗退位,由宗室大臣赵如玉和韩拖周率领。他们可能对宋光宗不忠诚,但对法庭忠诚。目前,推翻一个坏国王绝对不是一个奸臣的行为。真正的奸臣大多利用君主的愚蠢为自己获取最大利益,不管他是否被蒙蔽。

在赵如玉的支持下,韩倜州进宫与月经来潮皇后武商议,迫使“打坐”,并将其传播给太子贾、王、赵(宋宁宗)。征得太后吴同意后,赵如玉代表皇上写了圣旨,说:“皇上病了,不能举行葬礼。我以前有签名,想退休。太子贾当皇帝,皇帝被尊为大皇帝。”

此后,韩拖舟把事先准备好的黄袍交给了周恩来。

2

宋宁宗即位后,处于国家中心的韩脱州开始了无休止的党争,这也是后世视他为权力叛徒的原因之一。这种评价是否准确,取决于党内斗争的原因和斗争的后果。

韩拖州是第一个打倒赵如玉的人。这纯粹是利益之争,与忠诚无关。

赵如玉是宋太宗八世的孙子,一个严肃的皇室成员。他在建立宋宁宗后被提升为红衣主教和首相。他在策划“邵熙内禅”时的合作伙伴韩脱洲,起初并不那么雄心勃勃,但他想做出一个经济决策。然而,赵如玉却不是很善良。他只要求皇帝把老韩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当益州观察大使和唐书密接受命令时,他比自己低了几级。

赵如玉还对韩脱舟说,“我是大臣,你的外戚。我怎么能说得上优点呢?但是典当的大臣应该得到奖励。”你是外戚,我是宗室,你是谁?

从此,韩拖州怀恨在心,向反对赵如玉的大臣们献殷勤,以示反击。仅仅过了半年,赵如玉就被贴上了“同姓同宗不利于国家”的标签,被稀里糊涂地驱逐出北京。数十名士大夫上书为赵如玉报仇,均被韩拖州镇压。

韩国和赵成为敌人,焦点是利益分配不均。如果这次被降职的是韩脱洲,法庭上自然也有人为他叫屈。这样的故事在两宋时期就已经上演了。

▲1194年至1224年在位的宋宁宗。

如果说韩国和赵之间的纠纷是围绕权力分配的派系斗争。以朱为代表的“清源党禁”对儒家学者的镇压是一次思想大清洗。

赵如玉推荐朱入朝为师。理学在南宋时期已经发展到相当的规模,其支持者将其推崇为圣人治国之道。朱是当时的学术巨擘,但当他成为“皇师”后,到处打听的情况,严厉批评他,使宁宗大为不满。

不是每个人都想成为学生欺负者。受不了朱的恩师,遂降职朱,说教经过于宽大。

朝廷中支持理学的士大夫都要求皇帝收回他的御笔,让朱继续在京任职。然而,韩倜州站起来支持宋宁宗,并命令一些演员穿儒生的衣服在皇帝面前表演,从而嘲笑新儒家。

在韩脱洲看来,理学家都是追求名利的人,理学只是一种修辞。韩脱州的党羽列举了理学的罪行,弹劾朱,并呼吁皇帝将理学列为“伪儒学”。此后,59名大臣在法庭上被打成了“伪反学习党”,一些被免职,一些被流放,还有一些被迫害致死。作为所谓“伪派”的领袖,朱·在“伪君子”的谩骂声中,抑郁而死。

清源党被取缔近七年(1191202),韩拖州把一场学术斗争变成了一场残酷的政治斗争。当他的亲信催促他及时停下来以免受到士大夫的报复时,韩脱洲补充道:“这些人能没有地方吃吗?”

韩倨洲万万没有想到,理学后来会成为禁锢思想的统治工具。士大夫也对迫害先祖朱数百年的韩脱州进行报复。

从他在韩脱周之后的所作所为来看,当时他反对理学,也是为了结束南北战争,为北伐扫清障碍。

管理专家并不都是和平缔造者,但他们到处鼓吹“维护自然法则,摧毁人类欲望”,盲目美化“三代”或更多的王道和繁荣,维护当权者的既得利益,粉饰半个国家的繁荣泡沫。

在主张强兵富裕、一心北伐的战争制造者看来,这种想法显然是不恰当的。清源党被取缔后,朝廷中的主要派系逐渐转向了韩脱州一方。他的威权最直接的动机和结果是北伐抗金。

朱的画像。

3

韩后来被拓州降级为另一个罪名的奸臣,是仓促下北伐的。

南宋史书认为,韩倜州出兵北伐,只是为了“立天下之名,安天下”。近年来,网上甚至有一些观点认为,辛弃疾、陆游等主战集团不支持韩拖州。

说韩没有为北伐做好准备,确实是错误的。韩脱州上台后,以他为首的统治集团采取了一系列缓和内部矛盾的措施。

自龙兴和议以来,宋金时期处于相对和平的状态已有40多年。当两军交战时,最重要的是人民的心会回来。

为了安抚人心,保障民生,韩拖州加大了扶贫力度。清远元年(1195年),连续发布政令一个月:“璜”

▲南宋时,马援有“寒江独钓图”。

韩对脱州的威权,当然有任人唯亲和任人唯亲的事实,但他对州县官员的评价也很严格。他敦促宁宗恢复以前的评判和拒绝制度,并为地方官员设定关键绩效指标(KPI)评估,该指标根据州和县官员是否支持民主和善治分为三个等级。

此外,韩还指出,冗员的增加是由于过多的赞助,这增加了财政负担,并建议皇帝减少背书的数量。

什么意思?就是减少世袭的恩惠,剥夺既得利益者的红利。这些措施就像刀子。刀子被用来切割有权势的人。例如,那些嫁给宗室妇女给他们的官员只能为一个儿子服务一辈子。由于各种身份而任命的“额外官员”的数量将减少(一些额外官员没有实际职位,称额外官员没有任何区别)。

掌权14年后,韩拖州迈出了太大的一步,得罪了很多人。然而,他将异议人士排除在清远党内禁令之外,但没有将他们全部杀死。党内禁令放松后,一些旧的“伪学反党”再次被利用,如刘光祖和陈福亮,他们都被复职。如果说韩是个奸臣,那么他估计自己还不够缺德。否则,他怎么能留住这些理想主义者并对自己进行报复呢?

其他长期潜伏在法庭上的政治对手正在暗中磨刀。这为韩倜州的悲剧奠定了基础。

4

南宋的战争领袖大多视韩为自己的领袖。其中有许多爱国诗人,如辛弃疾和陆游。

为了北伐,韩拖州动用了一批主战部队的军官。64岁的辛弃疾再次出山,被任命为致绍兴州政府和浙东和平使者,守卫江防要冲。辛弃疾回到宋朝将近40年。怀着收复失地的雄心,他没有施展才华的地方。他以前在家里住了很长时间。在被韩脱洲提拔后,他情绪很好,马上就去了他的岗位。不久他被调到镇江提督。

辛弃疾对北伐的态度是积极的。到达镇江后,他买了一万套新军装,沿淮河招募壮丁,并向上级提议在淮河组织两个营地,每个营地有2万人接受过与中国金兵作战的训练。他还派了几个间谍去中原打探消息。

在镇江,他登上了顾北山,写下了著名的《永裕乐静口顾北亭怀古》:

古往今来,英雄们在孙仲谋没有立足之地。跳舞的亭子和歌唱的平台,风和雨总是把风吹走。斜阳照在绿草如茵的草原上,人们说这是刘裕住过的地方。那时,他率领北伐,收复失地多么强大!

然而,一龙的儿子一龙却大获成功,贸然北伐,反而让北魏皇帝吴拖八道南飞,又返回长江北岸,遭到了对手的沉重打击。我回到南方已经四十三年了,我仍然记得扬州战火纷飞的战争场景。回顾过去,在佛塔下,有一个上帝乌鸦协会的鼓。谁能问廉颇年龄够不够吃?

其中,“元嘉曹操,封狼于须贺,胜奔北方”被一些人解读为含沙射影,影射南朝的韩倜州、宋立科文帝、刘义隆,贸然发动北伐,后果不堪设想。但实际上,辛弃疾应该是在劝说韩拖周不要重蹈北伐的覆辙。这不是反对北伐,更何况他自己也是北伐的发起人之一。

北伐战争开始前,辛弃疾力劝韩脱州:“敌国必陷于混乱。我希望老部长们为应急计划做好准备。”北伐后,他又病了,接受了枢密院的任命。他应该去前线指挥军队,但他在就职前因病去世。临死前,他喊道:“杀了那个贼!”

辛弃疾是多年的战争领袖,对时局有敏锐的判断力。

当时,晋代正遭受着内外矛盾的打击。女真贵族在实现封建化的同时,继续增加剥削,引起各族人民的反抗,他们的统治集团总是互相争斗。金章宗统治时期,女真贵族将五国(今黑龙江依兰县)分割成叛乱,持续了十年,造成了游牧民族“师旅的巨大损失”。靖康之变后,五国城成为金人囚禁回、秦的地方。这里是女真贵族的家。现在后院着火了。

13世纪初,蒙古骑兵悄然崛起并受到骚扰,这也对金朝构成了严重威胁。在汉脱州北伐的那一年,45岁的铁木真统一了蒙古诸部,在南河建立了大蒙古,走上了血腥的征服之路。

在大多数战争派别看来,北伐没有问题。

辛弃疾的肖像。

另一个好同志陆游,对韩脱洲的态度比较宽松。

陆游已经七十多岁了,仍然是一个坚定的战争倡导者。一方面,他支持韩拖州起兵,并写诗庆祝他的生日。“天下大势已去,异姓真王公为先”,表达了他收复失地的深切希望。另一方面,他又为处于权力中心、决心走自己的路的韩倜州深感忧虑。他敦促他知道如何前进和后退,以免陷入火灾。“谁能理解苦难之后说的话,谁能理解面对不幸时说的话。”

另一件受欢迎的事是,韩倜州为北伐战争出谋划策,让宋宁宗做了湖北岳飞王。这是自孝宗以来岳飞的又一次平反,但他做得比更好,坚决“崇岳贬秦”。

北伐战争开始前,韩倜州要求皇帝解除秦桧所追求和任命的男爵,并将他的谥号改为“木栅”。谴责秦桧的一句话是“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天,一百年是一个市场,谁对它负责?”当时,它被广泛传播,主要派别受到极大鼓励。

当时,法庭上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一位名叫史的大臣写道:“这与国家制度和祠堂有关。这个系统很重。数千万人能一下子被杀死吗?”

韩可能听到了反对的声音,但他没有发现背后的隐患。

▲剧照:韩拖州进一步平反岳飞,上书皇上,立他为湖北王。

5

禧年(1206年)第二年,韩拖州北伐开始。北伐第三条路线分为三组。起初,有许多好消息报道。毕再宇等将领率先垂范,成绩斐然。

毕再宇不是韩脱洲的党员。他出生在一个家庭,他的父亲金碧隶属于岳家军。北伐战争爆发时,毕再宇已经60岁了,但他只是一名中级将领。然而,他对军队有很好的指挥能力,也很有声望。禧年第二年,毕再禹作为东路军的先锋,率军进攻泗州(今安徽泗县)。他挑选了87名战前新兵作为敢死队,并带头行动。他可以被称为大宋版的狼勇士。

两军交战时,毕再宇戴着鬼面具和金箔钞票来到前线。他举起“毕将军”的旗帜,很受欢迎。在攻打泗州城东后,他甚至对城西喊道:“大宋弼将军在这里,你和其他中原遗民可以迅速撤退!”

在宋军的大举进攻下,金朝大为震惊。淮河流域失守后,金章宗盲目求和,主动示好。他只想把大的东西变成小的,小的东西变成小的。他竭力避免与宋朝开战,并写了一封信给“宋韩脱州祖器墓不毁,但仍禁止拾柴”,以免冒犯韩脱州。当金章宗会见南宋的使节时,他的语气更加柔和。他说,“我只想长久地和解,但我绝不会放弃。这很像留住我前任的年轻人。

▲东部和中部军队北伐行进路线图。

随着晋军随后对宋军的进攻,暴露了北伐战争中的一个重大失误——用人不当。

韩脱洲在西线寻找四川守备司令时,选择了著名反金星吴琳的孙子吴。

吴家族在四川和四川经营多年,几十年来一直守卫着西部防线。为了防止任何变故,南宋朝廷把他带回临安,让他在吴代工作。吴对此不满已久,趁北伐之机,再次入蜀。然而,他是一个草包。他几次用军事力量对付金人民,所有的部队都损失了。陕西的金战士抓住这个机会重新夺回和进军。他们在长城驻军,威胁四川和四川。

此时,统治者发现了吴对的动摇立场。金章宗亲自下诏劝降,并立吴为蜀王Xi,力劝他不要重蹈杀害岳宫非的覆辙。这些话太具破坏性了。吴收到了晋人的来信。他变得大胆,变成了叛徒。他自称是蜀王。他很快控制了整个四川,支持10万军队,并有足够的信心威胁进攻襄阳与金军队。

这位著名的反金明星的后代无耻地向金朝投降,这自然不受欢迎。仅仅一个多月后,他就被当地的军队和平民杀死了。然而,西线反金形势急转直下,北伐战略部署也被打乱。

吴背叛宋朝,交出黄金。他还留下了一个借口,让朝廷的和平派去攻击韩脱州。韩拖州与吴有私交,力劝吴入蜀。蜀兵变后,有大臣奏称:“(韩脱州)与倪交好,假重阳节授蜀兵权。谁会真正让日出反叛?”这是把吴的投诚之壶扔给韩脱州。

西线崩溃后,金朝将其军队从西部转移到东部,集中力量在东部和中部对付宋军。夏天,要么雨下得很大,要么烈日当空,宋军渐渐疲劳了。“盔甲腐烂了,弓箭都用光了,水流灿烂,食物不可持续,”北伐战争开始时的军事优势消失了。

这时,南宋宫廷和谈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长期以来,许多人都认为韩脱州在时局不利后向晋国提出了求和的建议,但据《松石秋谷传》记载,东线的总指挥是率先向晋国求和的秋谷。

7

韩倨州死后,金朝与南宋达成和平协议,并坚持索要韩倨州的首级。韩倜州的一党败下阵来,南宋朝廷一直由杨侯和的一党把持。他们命令人把韩脱洲的棺材劈开,砍下他的头,把它装在一个箱子里,送到金大营去。

当时,韩被拓州打成了“奸臣”。有些人认为邪恶的领袖并不可怜,但也有许多人反对它。他们认为这将极大地损害国家的尊严,并抗议说,“今天的敌人想要韩国的领导人,这是不可怜的。如果敌人想让我们成为第一个明天,为什么不珍惜它?”

在临安市,原本反对北伐和禁止党内活动的泰山学生,纷纷向韩佗州投诉。其他人写诗表达他们的不满:“自古以来,和龙有很大的权力,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一封信,以确保边境。生物肝脑空涂地,祖宗冤仇不共戴天。晁错已经接管并背叛了汉朝。他没有派剩余的阎。寺庙本身说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但它担心没有必要去防范它。”

这是比较韩脱洲与晁错,谁是复仇者,并杀害了皇帝韩晶在七国叛乱,范禺期,谁是杀害了荆轲行刺秦王。显然,人们同情发生在韩脱洲身上的事情。

尽管遭到多方反对,施不仅与晋人签订了更具侮辱性的《嘉定和约》,而且还恢复了的爵位和谥号。此外,他还废黜了韩脱洲的所有政党,并杀害了十多名朝鲜政党官员。

当时,人们认为韩倨舟是“身败名裂”。为了进行北伐,韩拖州动用了20万元作为军费,并对被镇压的儒生采取了宽松的政策。然而,新儒家并没有忘记他们的宿怨。他们对韩拖州的报复从南宋一直持续到明清。

在元代编撰的《宋史》中,奸臣史不是奸臣,而是坚持抗金的韩脱州。明代学者李东阳对此十分愤慨,他说:“议和,议死。生命和国家是敌人,死亡和国家耻辱。这两位大师是谁?”韩佗州和石都是拜太师的官员。两个太师,谁是谁非,将被审判。

因此,现代历史学家邓之诚说,韩倜州的行为“不像宋朝历史上那么小”。他说自己是国家的叛徒,“不禁想到了道教”。

北伐后,金人得到了韩脱洲的首级,并没有肆意侮辱他。相反,在安葬之后,他们给了韩佗州一个耐人寻味的谥号“忠错侯”,取了“忠国,错求身”的意思。这与史改革实录的卑劣行径相去甚远。

▲剧照:与南宋完全否定韩倜州不同,金代对这一对手的评价更为中肯。

一个受到敌人尊重的人不会有坏的品格。那些曾经坚定支持他的人不会抛弃他。

老将毕再宇,因战功卓著,被七武官提拔为扬州、淮东伏兵,是北伐战争中的后起之秀。韩托周死后,虽然他不是朝鲜人,但他多次呼吁释放他,并返回现场抗议。正是由于毕再宇在北伐战争中的突出成就,他被施党贬任各种职务,他以前的功绩也随之被抹杀。北伐后他的官方记录只留下几个十字架。

韩侑去世两年后,年迈的陆游在病危之际,写下了一首悲愤交加的《诗儿》。

死元知道一切空,但难过的不是九州同。

因此,当伟大的宋军队重新夺回中原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们举行一个家宴仪式,别忘了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陆游的悲叹是关于南宋国运的衰落。

韩倜州之后,南宋很难像他那样逆时代潮流而动。

参考:

元]等:《宋史》,中华书局,1985年版。

[[袁]等:《金石》,中华书局1975年版

[青]毕远:《持续资本管理总指南》,中华书局,1999年版

何仲礼,《南宋全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张,韩拓周平一,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1.01

李超:《历史写作与历史事实:晋松与战争及韩侑之死》,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徐美超;石的政治世界:南宋后期(1201259)的政治生态与权力形态演变,复旦大学硕士论文,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