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留美硕士回国后下农村10年,吸引百余名学者,美总统两次为其祝寿

2020-05-22 13:23:41

1943年,日本军队仍在中国土地上肆虐,造成无数苦难和人民流离失所。此时此刻,哥白尼逝世400周年纪念日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举行。我只知道那天,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灯火辉煌,无数的大学教授、名人和学者都出席了。

除了纪念哥白尼,大会还将选出10名“现代先驱科学家”。当主持人读出一串名字时,名单上就会出现一个中国名字。这个人就是颜,爱因斯坦也在名单中。

与严并列的还有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和哲学家杜威。这十个人也被称为“现代先驱科学家”。其中,的获奖感言是:“他是一位杰出的发明家。他创作的简单易学的识字课本为千千的一千万文盲打开了知识之门。他是一位杰出的领导人。他带领一批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下乡推广农业科技,大大提高了农民的生产力。”

后来,这个看似三流的排名被传成了“与爱因斯坦一起影响世界的十大伟人之一——严初阳”。许多后人也找不到他所说的“简单易懂的书面中文系统”是什么意思。然而,这一谣言并没有影响严在近代史上的地位。

颜被后人称为“世界平民教育之父”。1988年,在严98岁生日之际,美国总统里根向他发来贺电:“在我任职期间,最大的回报之一就是知道有像你这样的智者全心全意为他人服务。”

严一生的努力和贡献都应该从中国做起。

阎在前排

1890年,严出生在被称为“天府之国”的四川巴中。由于他的父亲是一名教师,当时中国被西方列强侵略,他被称为“幸福”和“初阳”。严对的期待是“兴国”和“旭日东升”。

当时,外国传教士纷纷来到中国传教。然而,由于缺乏语言和文化,他们在传教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阻力。因此,为了更好地被中国人民接受,传教士开始从事公益事业,外国学校就是其中之一。

这时,严的父亲意识到学习西学的重要性,所以他没有被迫学习四书五经,而是被允许在外国教室学习数学、英语、物理等知识。在这里,严了解了基督教,并接受了洗礼。学习期间,他跟随传教士做公益事业。

在做公益事业的过程中,严得到了当时传教士史文轩的赏识,并告诉他要想获得更多的知识,就必须走出去,到香港去。

就这样,一个二十出头的小男孩背着行李来到了香港。然而,颜并不想在香港学习,所以他放眼世界,最终决定去美国耶鲁大学学习。凭借80美元的现金和勤工俭学,严初阳迫使耶鲁扎根。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北洋政府参加了这场战争。然而,由于自身军事力量的落后,它派遣劳工到前线负责军事基础设施的建设。作为基督教会的一员,严申请在劳动大军中担任翻译。

生活在外国的工人开始想念他们的家乡,因为他们工作繁忙,语言不通。然而,他们只能写几千英里以外的信。然而,大多数工人都是文盲,一个汉字都不会读。颜的角色就在这时发挥了作用。他从一名翻译变成了工人们的特别作家。

然而,据记载,颜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怎么能自己写完“教人钓鱼胜过教人钓鱼”。如果这些工人能够接受教育,难道不能让更多的人拥有知识和自主权吗?

当严想到这个问题时,他说他会尽快做,并开始编写教材和讲课。严在开了几次讲座后,终于震惊了劳动管理界。严的思想也受到了赞扬,并准备在20万工人中推广。

颜培养了大量的学生,这些学生反过来成为教师,教更多的学生。这扩大了教育规模,大大提高了工人的整体素质。这在后来的严的理论中被称为一个伟大的发现,即脑地雷。正是这种实践形成了严教育哲学的雏形。

在结束了翻译和讲师的职业生涯后,严回到了耶鲁大学。毕业后,他转向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历史硕士学位。完成学业后,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到中国开始他的新生活。

后来严对自己说,“三公”影响了我的一生,即孔、基督和苦力。”其中,孔子是儒家倡导的民本思想。在严看来,每个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就像孔子通过开办私立学校来打破贵族教育一样。

然而,基督和苦力是现代传教士在世界上建立学校和劳动人民的例子。他有两大发明,一个是平民教育,另一个是农村建设理论。

当严乘坐“俄国女皇”号返回上海时,中国刚刚经历了军阀割据、民生凋零的五四运动。他首先来到湖南长沙,在那里他开展了一个平民教育试点项目,并招募了教师,包括我们的教师。后来,严老师对的评价是:“我非常钦佩他用宗教家庭的精神来推动教学运动”。

随着平民教育的不断推进,颜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即底层人民仅仅依靠知识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他进一步提出了底层人民的四大疾病:愚蠢、贫穷、软弱和孤僻。也就是说,缺乏知识、贫穷、虚弱和不道德。时任国务院前总理熊希龄的夫人朱认为严的工作卓有成效,于是与他一起成立了“中国平民教育促进会”,并为该组织提供经费。

后来,当邵得知的事迹后,他放出800万大洋去当东北行政公署主任。晏记得回家后对自己说的一句话:“不做官,不发财,把一生献给劳苦大众。”

平堂正在做教学工作

为了解决底层群众的问题,1929年严在朱的帮助下,到河北定县进行农村教育实验,提出了“学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教育方式。在阎的号召下,四川省政府秘书长、著名作家孙福源、社会学家李等100多位学者和医生来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山村。

这些知识分子帮助农民阅读和耕种土地。很快,这个小村庄呈现出新的面貌,充满了活力。

这个项目持续了10年,直到日军占领了华北。但是抗日战争胜利后,当阎找到蒋介石,要他拨款给农村教育时,蒋介石笑着说:“你是学者,我是军人。”严生气地回答说:“主席,如果你只看到军队的力量,而不看到人民的力量,那你就失去了中国。”而这句话也成了预言,最终蒋介石退到了台湾。

——13岁的严晚年的初阳

后来,严移民美国,移居世界。他协助非洲、南美洲和东南亚的发展中国家推动平民教育运动,并成为教科文组织的顾问。近年来,颜的思想也受到一些学者的关注。例如,中国人民大学于2003年成立了燕农村建设学院,以促进中国农村的可持续发展。

关于严是否曾获“十大伟人”的称号,人们有不同的看法。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只看标题,而不去寻找颜思想的参考。

——14日——全国人大代表温铁军教授通常被认为是严精神的继承者

在接受普利策奖和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的采访时,严说:“我向世界提出这个问题,并要求得到答案。为什么我们不能团结所有国家和地区的人民来对抗我们的敌人——愚蠢、贫穷、病态和腐败的政府?”

几十年后的今天,这句话仍然可以向世界提问。

在他的一生中,严两次被美国总统派去庆祝他的生日,并被授予“消除饥饿奖”奖章。

1990年,99岁的严先生在美国因病去世。三年后,他的骨灰被安葬在他的家乡:四川巴中。

我的丈夫已经去世,我的精神将永远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