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为了侵略战争,日本是如何“偷到”中国军事地图的?

2020-03-26 11:37:59

前言:

近代以来,中国学术界对“日本侵华”问题进行了长期而深入的讨论。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与日本有关的三件大事是甲午战争、九一八事变和全国抗日战争,这也是学术界研究的热点。在过去的几年里,学者们为日本的客观罪行和暴行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他们一再批评日本逃避战争责任的行为。他们更关注事件的过程和影响,很少关注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前的战略准备。例如,他们是如何“窃取”中国的军事地图的?

这不是没有根据的问题。一些学者认为,日本的“大陆政策”有明确的军事目标。如果他们不全面了解中国的地形,就很难在国共两党的博弈中找到突破口。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许多日本大学和学术机构也保存了他们偷来的画。尽管日本内阁给它们起了个绰号叫“外国地图”,但这些“外国地图”目前的收藏价值远低于它们在日本入侵中国时所扮演的关键角色。通过这些“军事地图”,日本初步掌握了中国的地理情况,为其未来入侵中国提供了一个清晰的地理轮廓。日本是什么时候开始制定这个计划的?

明治维新初期,日本间谍来到中国收集地图。在

的背景下,日本走上了明治维新政策下的对外扩张之路。在明治维新初期,他们的工业革命取得了初步成果。虽然中国在清朝的统治下已经成了一只“病虎”,但日本并不想匆忙向根深蒂固的清朝宣战。本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思想,他们渴望获得中国的军事领土。因此,日本“窃取”地图的计划被提上了日程。受技术的限制,他们只能通过“偷画”来勾勒中国至于“偷画”活动,他们不是第一个。19世纪中叶,意大利想对日本进行军事扩张。为此,他们煞费苦心地绘制了日本沿海的地图。在被西方国家欺负的过程中,日本也意识到了地图对于对外扩张的重要性。

|清朝和日本官员于1991年1871年在天津签订了《中日和解条约》,因此他们得以作为外交部官员来中国进行秘密调查。1872年9月,日本将外交部的官员分成两个间谍小组。一个被派往东北,对朝鲜的政治、地形和风俗进行详细调查。在此期间,他们经过上海,然后乘船到达山东烟台。在营口躲藏了六个月后,他们再次进入东北内陆省份进行详细调查,直到次年7月返回日本。回到日本后,他们感慨此行收获颇丰,写了《满洲里考察与改名书》,留下了“罪证”,详细记录了东北的地形。

1年4月,另一名日本间谍根据条约协议进入中国海军,对台湾进行了长期调查。台湾的山和海很复杂。在他们的日记中,他们用“山高山低,江海浅”的地理语言来概括地理特征19世纪80年代,日本通过《中日和解条约》频繁向中国输入间谍。这些间谍以日记的形式对中国北方和南方的道路和村庄进行了初步记录,并粗略地绘制了3万幅地图中的一幅。日本对旅行侦探信息严格保密。在

199中日战争前夕,日本绘制了详细的中国地图。日本派出的大部分地理侦察任务都是由几个人组成的小组,无法以网络的形式进行大规模的调查。绘制地图的间谍也受到自然条件的限制,只能了解大致轮廓,但不能详细描述各个地区的地形。因此,他们中止了这个“愚蠢的方法”,等待一条捷径。当这些日本间谍在北京活动时,他们看到了清朝最西化的一面,那里有先进的书籍,包括现存的中国地图。他们买了一本有详细记录的清朝地图。这张中国地图记录了大多数内陆地形。为了更全面地了解,他们还买了西方人绘制的东亚地图,从另一个方向记录了中国的部分地区。当他们把这些地图带回中国时,他们引诱来日本的满洲官员对它们进行校对和核实,并把它们与他们绘制的地图结合起来重建它们。他们重点对台湾、山东沿海地区、北京和中国东北进行了详细的评论。他们没有泄漏一座山或一条河。日本在入侵台湾前夕,还通过外交手段从美国使馆获得了一张更具体的台湾地图。

1875年后,日本提升了窃取和密谋间谍的派遣令。他们从收集地图转向现场勘测和绘制高精度的旅行地图。在日本东京大学,他们还收集了这些间谍绘制的简单地图,如直隶旅游地图和玉虎和双峰虎旅游地图。这些简单的地图为日本提供了不可估量的军事价值。在中日战争和侵华战争中,日本总是发现中国的弱点,从而打开了侵略的缺口。

日本对“盗窃和绘画”行为拥有最高保密级别。不遗余力地支持

。在日本对朝鲜进行盗窃和绘画期间,日本陆军总部制定了严格的测绘指南。测量员填写的测量表格必须具有一定的军事价值。其次,测量员完成的结果必须在最高级别保密。在测绘人员执行任务期间,日本总部通过其驻中国大使馆向他们(秘密地)提供足够的财政支持,学校一级的一般间谍可能得到高于指挥官工资的补贴。当然,为了完成具有军事价值的测绘,有必要使用各种交通工具,如马车、自行车、轿子等。,通过不同的交通工具来计算各种情况下的交通速度,然后通过计算距离的总时间来计算崎岖地区的总距离,然后建立直角坐标来开发适合高实用性的军用地图。对于具有优秀测绘技能的间谍,回国后将获得重奖。这些成批“送回”日本的地图成了日本军队侵略中国的“导航”。他们对侵华战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时,手里拿着“20万分之一的清朝地图”。通过印刷和检查,几乎每个入侵的日本将军都知道北京和中国东北的地形。他们到达鸭绿江,从地图上得知了渡口的位置。在大孤山附近,根据地图上的指示,他们成功地在附近的村庄购买了食物。地图上的等高线表明这里天气寒冷。所以他们在村子里筑巢,每天看地图,等到天气转晴后再进行下一次入侵计划。

他们按照“导航”有条不紊地执行入侵计划。然而,历史教科书只简单介绍了甲午战争的开始。然而,日本多年来一直秘密计划悄悄在中国登陆。至于中日战争的结束,我就不在这里重复了。战争胜利后,日本更加肯定了测绘地图的重要性。以前,秘密策划活动是为了防备清朝。现在他们面对失败更加无畏,所以他们更加厚颜无耻地密谋反对中国。

在1894年甲午战争之前,他们只在中国进行小面积的详细测绘。战后,他们派遣专业测绘人员,在中国招募新人员,提高了工作效率。此后,日本印制了大约一百万张小区域地图。然而,由于当时科学技术水平较低,很难手工将它们整合起来,但它们提高了量表的准确性。从20万分之一增加到5万分之一,接近现代标准,极大地刺激了他们侵略中国的野心。此时,他们的“航行”已经升级到了巅峰状态,并对未来入侵中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卢沟桥事变到九一八事变,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和部署就像一盘事先酝酿好的棋。许多人不明白日本是如何在中国取得突破的。事实上,是“导航”促成了它。日本牺牲的“航海”神器给中华民族造成了重大损失。结论:二战结束后,许多学者将研究重点放在战争分析上,包括评估灾后人们的心理结构。很少有人想到日本计划了这么长时间来侵略中国!事实上,日本作为一个小岛国,想要打败一个伟大的国家。这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他们可以一个接一个地发动战争,而且肯定准备好这样做。

地图相当于科学技术尚未发展的时代的现代“导航”。谁掌握了其他国家的地图,谁就一定会得到上帝的帮助。日本的盗窃和绘画行为具有隐蔽性、持久性和坚定性的特点。虽然这种方法是可耻的,但如果我们从上帝的角度来判断它们,这是现代科学技术第一次应用于战争。甲午战争的失败是由于中国没有赶上科学的快车。然而,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胜利是由于与时俱进的思想。众所周知,地雷战和隧道战是“以村包围城市”政策中的经典战役。这些战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不能被军事地图控制,所以日本偷来的绘画技术在这里失败了。虽然现在是一个和平的时代,但仍有一些动荡的因素。科学作为第一生产力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参考:土地测量部历史和海外测量历史草案

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