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历史

开天盛世:唐王朝声威如日中天的时候,它富强基础却在悄悄瓦解

2020-03-26 11:15:31
当唐朝的威望上升时,其繁荣的基础正在悄然瓦解

原唐唐历史观2020-03-26 08: 28: 00

引言:当唐朝的威望上升时,其繁荣的重要基础——均田制正在悄然瓦解。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无论哪个皇帝或首相,无论他有多能干,都不可能让它倒退。

唐朝政府依靠土地的均等化,剥削了数百万由政府控制的农民家庭,建立了一个统一王朝的稳定统治。尤其重要的是,唐朝中央政府只有一个可靠的力量来巩固它对广大人民的统治,在关中、河东和大江南北都有数百个政府机构。封建国家确保持续剥削来源的关键问题是把农民束缚在土地上。这就是均田制的本质

场均衡的条件已经开始瓦解。为了有效,场的

均衡需要两个条件。一是封建国家拥有大量土地。第二是控制农民,防止他们离开土地。然而,这两个条件是不断变化的,而且变化的结果越来越不利于封建国家。这是社会经济发展的趋势,不受人们意志的支配。因此,土地均等化的瓦解是不可避免的。

第一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

第一个然而,情况因地而异。根据法律法规来支配土地是不容易的。唐太宗灭高昌,在西域实行均田制。圣旨上写道:“该州所有的官地将分配给老官员、第一希望和普通百姓。”由此可见,把土地给人民只是一种希望,不容易的时候,只能减少到七倍八倍。

土地的出售和合并使土地继续均等化越来越困难。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土地总是可以买卖的,但在某些时期,买卖的现象较少。唐代均田制法律对土地买卖的限制比上一代更为广泛,这实际上是对土地买卖日趋复杂这一客观事实的承认。

与此同时,这样的法律反过来又打开了土地买卖的大门土地制度的均等化决不会触及私有土地。由于频繁的交易,越来越少的土地可以给予和接受,这是不可避免的。

合并尤其有影响力。根据唐朝的均田制,官僚和贵族根据他们的官职被给予土地。官职越大,他们得到的耕地就越多。但是官僚和贵族从不满足于他们根据等级得到的土地。他们通过买卖、高利贷或占领不断吞并农民的土地。随着农业生产和商品经济活动的发展,各种各样的人相继加入了大地主的行列。其中既有当代的旧贵族和新富高官,也有平民中崛起的地主、富商、僧侣和寺院中的地主等等。

开元和天宝时,土地兼并迅猛发展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皇帝的圣旨还说:“王子、官员和富有的家庭比农田好。他们可以自由兼并,也不怕法规。”......使人无处容身“圣旨禁止非法买卖农田,但它对过去的态度是承认既成事实,对未来只不过是一纸空文。

再看第二个条件

土地制度的均等化必须把农民束缚在土地上,但农民却不断地逃离土地这一过程也始于初唐。到开元和天宝的时候,情况越来越糟。

整个地主阶级,从封建国家到最小的土豪如李政,一直在迫使农民逃亡。逃跑也是农民反抗斗争的一种手段。

唐朝对农民的赋税和徭役剥削日益增加。法律规定的每年徭役天数与农民的实际负担不同。唐太宗晚年的徭役比早年重。高宗、武侯、玄宗当政时,赋税和徭役比以前更重了。

农民别无选择,只能失去他们的土地,然后逃跑。早在武则天时代,就已经出现了“天下户口,逃亡过半”的局面当人民币开放时,人们把逃离视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们一再命令人们停止逃离,命令人们在限期内自首,并派全家人到偏远地区或分散的部队对他们进行恐吓。然而,逃离的趋势仍然不可阻挡。

唐朝政府采取了严格的措施——包括开元九年“户”

(721)。宇文荣要求将住户列入名单,并在拟定计划的100天内命令他们投降。不久,宇文荣被任命为特使,寻找出逃的家庭,并进行检查出逃帐户和移民的工作。此事于开元九年正月提出,四年后十二年底完成。

对于出逃户,先是恐吓,后是欺骗,如12年6月,“听出逃户自首,君主在那里闲置土地,凭申报征税,没有贫困户的,征收役租代理,一免一税”这一定是因为第一套100天的投降是无效的,必须用一只柔软的手来代替。事实上,它不会如此优惠。

这一次,发现了80多万“顾客”(客人家庭)。他们都免交六年的租金调整,每个人都要缴纳1500元的税,相当于10石左右的谷物,每蒲式耳大米的价格是13到20元。负担相当重。

寻找逃亡的家庭,这发生在武则天统治时期。在玄宗,这不是唯一的一次它出名只是因为它是最大的一个。唐朝在“夸口”之后有许多家庭的事实说明了这种情况。

199农民逃到哪里去了?有些人在荒山野地里自给自足。据文献记载,在梧州和玄宗时期,由于人口和耕地的增加,在豫南、皖南、湖北、江西、四川、福建和浙江等地新建了20多个县市。他们中的一些人没有明确的下落,所以他们去了其他地方过流浪生活,并作为船夫工作。越来越多的人去房东的庄园当雇员或房客。顾客的意思,后来从客人到房客,就是这样形成的

农民逃亡,政府的户籍成为了一份文件,“应批耕地”和“未批耕地”这两个词完全是空话。根据这本小册子,政府去寻找已经纳税并在军队服役的农民。他们中的许多人找不到他们,所以他们不得不抓住那些没有逃跑的人来替换他们。这被称为“传播和逃离”结果,越来越多的家庭逃离,矛盾越来越严重。官员们将出售出逃家庭的土地财产来抵消拖欠的税款,并且永远不会将它授予其他农民。逃离的家庭越多,政府拥有的土地就越少,继续土地均等化就越困难。

就是这样,在所谓的繁荣时期,均田制实际上已经崩溃了自然,它仍然有一些痕迹和一整套法令。就连唐玄宗也在开元二十五年(737年)发布了命令,重申了均田制。然而,这毕竟只是自欺欺人。

土地均等化制度正在崩溃,农民正在逃离,政府军事制度无法维持。

招聘制度原本是一种补充方法。当袁和天宝被打开,它取代了政府军事系统。因为政府士兵自带装备和食物,他们的负担太重,他们被分成不同的代,而且他们经常不按时履行他们的义务。逃避兵役在最高法院相当普遍。在玄宗时代,情况更为严重。开元十年(722),宰相张说他建议招募士兵当女招待。长期以来,驻军士兵一直在招募士兵。开元二十五年,他们下令招募长期驻军士兵。从那以后,驻军士兵成为了长期的职业士兵。招募士兵以当兵为职业,将军长期指挥军队,士兵之间会形成隶属关系。因此,征兵制度是军阀滋生的温床。这是晚唐藩镇割据的根源。

摘要:

从整个社会来看,生产仍在上升广大农民和工匠长期辛勤劳动创造的巨大财富给封建经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虽然户口一直在流失,但由于人口增长和频繁的寻找,在天宝十四年(755年),世界上有890万个家庭,529万个家庭和930.9万个家庭。尽管农地和地租的流转不能按制度进行,但政府通过增加税收获得的开发性收入却在增加,国库充实,财政收入也在增加。政府军事系统崩溃了。通过征兵和强制征兵,唐朝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力量,没有人预料到出现了自称为叛军的军阀。

然而,这个王朝繁荣的基础消失了“以丁为基地”不仅仅是关于均田制和租佃制,更是一个建立在均田制基础上的王朝基础已经改变,行政、财政和军事系统也必须相应改变。上层建筑必须适应经济基础,否则就不能存在。这就是天宝统治时期面临的问题。封建时代的人不了解这个道理,在大事件发生之前,他们看不到问题的严重性。而危机的成熟毕竟还得有一个过程因此,在天宝十年期间,社会充满了和平的气氛。表面上看,天宝仍是盛唐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