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厚霖的博客: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孩子的笑脸

2019-03-14 10:06:59

  从地震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牵挂着四川。临行前,我做了最充分的思想准备,我要给孩子们带去阳光和希望。但是,在绵阳的日子里,我一直抑制着自己的泪水,忍了一路……

  出发前,我突然接到李静打来的电话。正在当地做报道的她从朋友那里得知我要去绵阳的消息后,请我紧急支援人血清蛋白。

  当晚,我连夜联系了所有朋友。终于,在我的同学孙向辉帮助下,第二天中午1点,找到20支人血清蛋白。此时,时间就是生命!人血清蛋白只能在低温下有效,国航机组人员也给了我们最大力的支持!飞机一落地成都,我们便直赴绵阳,终于在晚上9点安全抵达绵阳520医院。

  到了医院我才知道,人血清蛋白原来是一种为截肢患者及重病患者,在生命最危急的时候使用的药品。我的心一下被揪起来了。而那两位需要人血清蛋白的重症儿童,也是我在地震后第一次真正见到身上写满了地震痕迹的孩子!他们两个都是女孩,一个是蒲学虹,没有了左臂和右腿,一个是朱春艳,原本已经逃出死亡的梦魇,却因为再次返回营救同学截掉了双腿。正是这次送药,让我知道了背后的更加震撼的故事。北川中学初二(2)班整整一个班的同学,都被地震埋在地下。70多个小时,他们喝墨水,啃课本,维持着体力,对于十几岁的孩子,重创的身体和巨大的恐惧消磨着意志,唯一没有受伤的姚遥眼睁睁地看着同学受苦,再也无法忍受,将头撞向水泥欲离同学而去。还好,她的行动没有成功。但是,她却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刺激,至今神情恍惚。这次遇难全班40几个孩子只有6人幸免,这6个孩子居然挺过了70多个小时,而支撑他们的是周华健的那首《朋友》和一个最简单的愿望:出去一定要好好吃一顿。

  在病房里,蒲学虹告诉我说,“我是因为一直想着妈妈才活下来的。”在医院,蒲学虹的妈妈已经和她重逢。满身纱布的蒲学虹伸出小手,用棉签轻轻擦着妈妈的嘴唇说,“妈妈,嘴都这么干了,要多喝水。妈妈别哭,你要坚强点儿,我没事儿。”看着已经残缺的孩子,同行的朋友忍着将要掉下来的泪冲了出去———因为我们来前曾约定,谁也不可以在孩子面前流泪。———来自李厚霖的博客

三分体育 先生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