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标语

首页 > 标语大全 > 综合标语

大月薰(为什么抛弃大月薰)

2019-11-08 11:28:23

为什么抛弃大月薰

为什么抛弃大月薰

  大月薰(1888年-1970年),孙中山的日籍夫人。
  1898年秋因全家火灾,十一岁的幼女大月薰与全家寄住在孙中山横滨山下町一百二十一番号的寓所二楼。一日大月薰在房里不慎打碎花瓶,水顺势流到一楼孙中山的房里。为此孙中山委托当时横滨华商兼翻译温炳臣上楼了解原委。父亲大月素堂出于歉意让大月薰下楼亲自道歉,由此大月薰与孙中山两人首次邂逅[1][2]。
  1902年,孙中山通过温炳臣向其父大月素堂提亲,当时男方三十七岁,女方是横滨高等女子学校三年生[3]。大月素堂先以女儿年幼而拒绝,但后答应。两人一年后在横滨浅间神社结婚。同时期,孙中山也在横滨与一位名叫浅田春的少女相恋。
  1906年5月12日大月薰生一女,名为冨美子。孙中山在女儿出生前就因事离开日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见过两母女,但大月薰在多年联系不上孙中山以及失去经济支助的困境下,只能将五岁的富美子寄托在横滨保士谷区做酒业生意的宫川梅吉家当养女,并迫于生计卖掉孙文送给她的订婚戒指。随后又经人劝说,嫁给静冈银行总裁三轮新五郎之弟三轮秀司。但因为大月薰私藏着孙中山书信被发现而离婚。之后,大月薰便完全隐瞒往事,远嫁到栃木县足利市的东光寺,与该寺院住持实方元心结婚。1929年11月生有独子实方元信[4]。
  冠姓宫田的宫川富美子在1951年才从外祖父大月素堂口中听知道生母为大月薰,生父就是孙文。其儿子宫川东一著有《日本に遗された孙文の娘と孙》记述此事[5]。
  1956年,宫川东一亲自陪富美子到东光寺拜会大月薰。大月薰对女儿说:“富美的读音就是汉字的文,取名富美子,就是表明你是孙文的女儿。”至此,富美子才确信自己是孙文与大月薰的遗女,并为自己的身世之谜终于被揭开而尤感喜悦。日语冨美的发音ふみ同日文汉字的文。
  据孙中山研究专家久保田文次介绍,于1984年8月18日在《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晚版)》上撰文介绍了孙中山日本妻子和女儿的情况,日本多家大报转载,反响很大,但是,由于当时国民党将孙中山神化,所以遭到国民党批判、封锁消息,当时只有党外杂志《自立晚报》、《自由时代》敢报道。此后,由于台湾政治环境逐渐宽松,横滨国民党支部出版的《国父与横滨》也介绍大月薰的情况。
  中国官方也承认此事,并由日本外务省安排下邀请宫川东一来武汉访问。
  台湾官方仍对大月薰讳莫如深,孙中山儿子孙科与曾侄孙孙必胜虽曾见过宫川东一,但不承认这段血缘关系[6]。日本孙中山纪念会会长、编纂《横滨华侨志》的陈福坡教授说:“根据我们长期来对国父中山先生的研究和对老一辈横滨华侨人士的调查考证了解,国父孙中山与大月薰之间的这段姻缘确实存在。为此,我们在编写横滨华侨志时,本着要还原历史真相的精神也对此作了客观记录。”陈福坡认为,过去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均刻意回避或消隐了这些史实,现在看来实在没有必要。历史伟人的力量在于历史的真实。同时国父中山毕竟也“是人,而不是神”。
  1902年 35岁 向大月薰(14岁)父亲提亲被拒绝
  1903年 36岁 8月与大月薰(15岁)订婚
  1904年 37岁 7月19日与大月薰(16岁)正式成亲,
  1904年 37岁 10月7日离开日本,从此没再见过大月薰
  1905年 38岁 5月,与大月薰的女儿出生,取名为文子(後改为富美子)

大月熏后来

大月熏后来

众所周知,孙中山身边的女人,在国民党钦定的传记中,只承认两位,一位是卢夫人卢慕贞、一位是宋夫人宋庆龄。孙中山在十九岁与当时只有十八岁的卢慕贞结婚,后来产下三子。孙中山四十九岁时与卢慕贞正式离婚,接着便与刚满二十二岁宣称有着坚贞的爱情的宋庆龄结婚。

  然而,孙中山三十一岁时,在横滨华侨恩炳臣先生的家中,因急需找一位贴身女佣,条件是年轻、美貌、品行端庄、有能力,还要会讲英语。这样,年仅十五岁的浅田春走进了这个家庭做了女佣。没想到,孙中山与浅田春一见钟情。

  不久,一位名叫大月熏的日本(专题)女孩因家中失火,全家寄住在孙中山横滨寓所的二楼因而相识,后来孙中山透过翻译温炳臣向其父大月素堂提亲,当时以女儿年幼被拒绝,最后在孙中山三十八岁时与才十六岁的大月熏正式成亲。然而,仅仅过了三个月,孙中山回中国之后就再也没有与大月熏见面。后来大月熏生下一名女儿,取名为文子,后改为宫川富美子。

  宫川富美子的母亲大月熏后来改嫁两次,但仍保持与孙中山手札来往。于1970年往世,享年八十二岁。宫川富美子在出世后不久,由另外一个家庭收养抚养。孙中山在美国的亲朋们也曾说,孙中山在日本(专题)有一个女儿,但不知其姓名,这是一个日本太太所生的。

  宋家三姊妹中的宋霭龄,曾当过孙中山的秘书,日本就直言他们有情人关系。有一说法认为宋霭龄与宋庆龄姐妹为了孙文针锋相对,但是后来姐姐主动退让嫁给孔祥熙。二次革命时,孙中山再度流亡日本,住在友人梅屋庄吉家,后来喜欢上梅屋家女儿梅子,但梅子以孙中山身边有宋霭龄为由加以拒绝。

  据台湾资深“外交官”陆以正即将出版回忆录《微臣无力可回天——陆以正的外交生涯》一书透露,宋霭龄的长子孔令侃曾告诉他,孙中山先生最初钟情的对象是宋霭龄,但宋霭龄听从父母劝阻而嫁给了孔祥熙。反而是宋庆龄年轻,在英雄崇拜下私自离家出走到日本,和孙中山生米煮成了熟饭,宋家才勉强接受。

  这本回忆录撷取了陆以正四十一年的外交生涯的精华,也见证了台湾外交的艰辛岁月。孔令侃是陪同宋美龄赴美时与陆以正结识的。他除了向陆以正透露了孙中山与宋霭龄、宋庆龄的一段情之外,也提到1949年他离开上海赴美前,宋庆龄还把孙中山墨宝、若干日用品和佩带的手枪交给他保管,说是“不希望这把枪被用来对付你们。”宋庆龄虽然与蒋介石意见不合,而且做了中国国家副主席,却始终不是共产党。

  其实,陈粹芬也是孙中山的夫人之一。在二十四岁时,孙中山认识了年仅十八岁的革命的恋人陈粹芬,不久,就将她纳为侧室。李又宁在《一位被遗忘的革命女性——陈粹芬》一文中说:粹芬原名香菱,又名瑞芬,人称之为“陈四姑”。

  陈粹芬是孙中山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一位最熟悉女姓,但也是一为被遗忘了的孙中山的革命伴侣。她原籍福建厦门同安,出身于喷鼻港新界屯门。她身材适中,面貌清秀,不曾读过书。那时在喷鼻港屯门近海处有一幢红楼,孙中山曾赁居此地。当日,陈少白等很多热血青年常到红楼与孙中山聚会。1891年,十九岁的陈粹芬在屯门教堂由陈少白介绍与孙中山了解。陈粹芬对孙中山十分崇拜,也立志革命,志同志合使他俩不久便成为革命伴侣,在红楼租屋居下。这年孙中山已经二十六岁了。从此,陈粹芬伴随孙中山海外奔忙革命,喷鼻港、澳门、日本横滨及南洋等地都留下了她艰苦漂泊的萍踪。

  1900年前后,孙中山居住日本,清政府曾派员诱降,并派密探妄图加害革命党人。那时陈粹芬以老婆名份保护孙中山的革命活动。在日本横滨,她照顾、接待革命同志无微不至,任劳任怨。昔时汪精卫、戴季陶、冯自由、廖仲恺、蒋介石等都曾遭到她热情的接待和照顾,大年夜家都亲切地叫她“四姑”。1907年,孙中山在广东等界线前后策划了四次起义,陈粹芬陪侍下,参战的日本友人池亨吉说陈粹芬性格“刚毅”,很有“女中豪杰”的气概。

  黄德三撰写的《洪门革命史》中说:“看见孙中山师长教师妾侍,一表人才,中山娶她十余年,昔年在镇南关起事掉败,出走安南河内,做伙烧饭与众兄弟食,洗衣裳捱尽艰苦。”1912年秋,陈粹芬却“功成身退”,到澳家声顺堂孙眉家中居祝两年后,她单身赴南洋,定居在马来西亚庇能,不久她抱了一名华侨女婴作养女,后取名为孙容。陈粹芬母女多赖华侨及老兴中会、联盟会、公平易近党员萧佛成、邓泽如等人的照顾,方安然度日,相依为命。“九?一八”事项后,陈粹芬应孙科之请回喷鼻港定居后又迁到广州。1936年蒋介石南下广州时,不忘陈粹芬昔时对他在日本时的照顾,亲书慰劳,并奉上十万元养老建屋以娱晚年之用。

  抗战开端,陈粹芬不畏年老,愿做抗往后盾,到处宣传抗日必胜的思惟,她为在抗战中所生的诸外孙取名为必胜、必兴、必达、必成、必立,表示抗战必胜救国必成之信念。1949年,陈粹芬带着女儿一家重返喷鼻港。当时有人认为孙中山有负于她,但她却说:“我跟中山反清建立了中华平易近国,我救国救平易近的自愿已达。我自知出身穷苦常识有限,自愿分别,其实不是中山弃我,中山待我不薄,也不负我。”对孙中山与宋庆龄结合,她颇感欣慰,她说:“中山娶了宋夫人以后有了贤浑家,诸事顺利,应祝他们幸福。 1960年秋,年老体弱的陈粹芬在喷鼻港忽然长眠,享年八十七岁。因为各种启事,家人的治丧很是简单,不登报,不登讣告,促地葬于葵湾华人坟常1986岁末,陈粹芬的女婿孙乾由美国回港整顿岳母与老婆遗骨,改葬于中山县翠亨村的北山头,墓碑改名为孙陈粹芬夫人墓。

抛弃大月薰

抛弃大月薰

  大月薰(1888年-1970年),孙中山的日籍夫人。
  1898年秋因全家火灾,十一岁的幼女大月薰与全家寄住在孙中山横滨山下町一百二十一番号的寓所二楼。一日大月薰在房里不慎打碎花瓶,水顺势流到一楼孙中山的房里。为此孙中山委托当时横滨华商兼翻译温炳臣上楼了解原委。父亲大月素堂出于歉意让大月薰下楼亲自道歉,由此大月薰与孙中山两人首次邂逅[1][2]。
  1902年,孙中山通过温炳臣向其父大月素堂提亲,当时男方三十七岁,女方是横滨高等女子学校三年生[3]。大月素堂先以女儿年幼而拒绝,但后答应。两人一年后在横滨浅间神社结婚。同时期,孙中山也在横滨与一位名叫浅田春的少女相恋。
  1906年5月12日大月薰生一女,名为冨美子。孙中山在女儿出生前就因事离开日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见过两母女,但大月薰在多年联系不上孙中山以及失去经济支助的困境下,只能将五岁的富美子寄托在横滨保士谷区做酒业生意的宫川梅吉家当养女,并迫于生计卖掉孙文送给她的订婚戒指。随后又经人劝说,嫁给静冈银行总裁三轮新五郎之弟三轮秀司。但因为大月薰私藏着孙中山书信被发现而离婚。之后,大月薰便完全隐瞒往事,远嫁到栃木县足利市的东光寺,与该寺院住持实方元心结婚。1929年11月生有独子实方元信[4]。
  冠姓宫田的宫川富美子在1951年才从外祖父大月素堂口中听知道生母为大月薰,生父就是孙文。其儿子宫川东一著有《日本に遗された孙文の娘と孙》记述此事[5]。
  1956年,宫川东一亲自陪富美子到东光寺拜会大月薰。大月薰对女儿说:“富美的读音就是汉字的文,取名富美子,就是表明你是孙文的女儿。”至此,富美子才确信自己是孙文与大月薰的遗女,并为自己的身世之谜终于被揭开而尤感喜悦。日语冨美的发音ふみ同日文汉字的文。
  据孙中山研究专家久保田文次介绍,于1984年8月18日在《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晚版)》上撰文介绍了孙中山日本妻子和女儿的情况,日本多家大报转载,反响很大,但是,由于当时国民党将孙中山神化,所以遭到国民党批判、封锁消息,当时只有党外杂志《自立晚报》、《自由时代》敢报道。此后,由于台湾政治环境逐渐宽松,横滨国民党支部出版的《国父与横滨》也介绍大月薰的情况。
  中国官方也承认此事,并由日本外务省安排下邀请宫川东一来武汉访问。
  台湾官方仍对大月薰讳莫如深,孙中山儿子孙科与曾侄孙孙必胜虽曾见过宫川东一,但不承认这段血缘关系[6]。日本孙中山纪念会会长、编纂《横滨华侨志》的陈福坡教授说:“根据我们长期来对国父中山先生的研究和对老一辈横滨华侨人士的调查考证了解,国父孙中山与大月薰之间的这段姻缘确实存在。为此,我们在编写横滨华侨志时,本着要还原历史真相的精神也对此作了客观记录。”陈福坡认为,过去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均刻意回避或消隐了这些史实,现在看来实在没有必要。历史伟人的力量在于历史的真实。同时国父中山毕竟也“是人,而不是神”。
  1902年 35岁 向大月薰(14岁)父亲提亲被拒绝
  1903年 36岁 8月与大月薰(15岁)订婚
  1904年 37岁 7月19日与大月薰(16岁)正式成亲,
  1904年 37岁 10月7日离开日本,从此没再见过大月薰
  1905年 38岁 5月,与大月薰的女儿出生,取名为文子(後改为富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