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标语

首页 > 标语大全 > 综合标语

谢灵运(谢灵运的代表作)

2019-11-08 11:13:14

谢灵运的代表作

谢灵运的代表作

  善哉行
  阳谷跃升。虞渊引落。景曜东隅。晼晚西薄。三春燠敷。九秋萧索。凉来温谢。寒往暑却。居德斯颐。积善嬉谑。阴灌阳丛。凋华堕萼。欢去易惨。悲至难铄。击节当歌。对酒当酌。鄙哉愚人。戚戚怀瘼。善哉达士。滔滔处乐。
  陇西行
  昔在老子。至理成篇。柱小倾大。绠短绝泉。鸟之栖游。林檀是闲。韶乐牢膳。岂伊攸便。胡为乖枉。从表方圆。耿耿僚志。慊慊丘园。善歌以咏。言理成篇。
  日出东南隅行
  柏梁冠南山。桂宫耀北泉。晨风拂幨幌。朝日照闺轩。美人卧屏席。怀兰秀瑶璠。皎洁秋松气。淑德春景暄。
  长歌行
  倐烁夕星流。昱奕朝露团。粲粲乌有停。泫泫岂暂安。徂龄速飞电。颓节骛惊湍。览物起悲绪。顾已识忧端。朽貌改鲜色。悴容变柔颜。变改苟催促。容色乌盘桓。亹亹衰期迫。靡靡壮志阑。既惭臧孙慨。先愧杨子叹。寸阴果有逝。尺素竟无观。幸赊道念戚。且取长歌欢。
  苦寒行
  岁岁层冰合。纷纷霰雪落。浮阳减清晖。寒禽叫悲壑。饥爨烟不兴。渴汲水枯涸。
  苦寒行
  樵苏无夙饮。凿冰煮朝飡。悲矣采薇唱。苦哉有余酸。
  豫章行
  短生旅长世。恒觉白日欹。览镜睨颓容。华颜岂久期。苟无回戈术。坐观落崦嵫。
  相逢行
  行行即长道。道长息班草。邂逅赏心人。与我倾怀抱。夷世信难值。忧来伤人。平生不可保。阳华与春渥。阴柯长秋槁。心慨荣去速。情苦忧来早。日华难久居。忧来伤人。谆谆亦至老。亲党近恤庇。昵君不常好。九族悲素霰。三良怨黄鸟。迩朱白即頳。忧来伤人。近缟洁必造。水流理就湿。火炎同归燥。赏契少能谐。断金断可宝。千计莫适从。万端信纷绕。巢林宜择木。结友使心晓。心晓形迹畧。畧迩谁能了。相逢既若旧。忧来伤人。片言代纻缟。
  折杨柳行
  骚屑出穴风。挥霍见日雪。飕飕无久摇。皎皎几时洁。未觉泮春冰。已复谢秋节。空对尺素迁。独视寸阴灭。否桑未易系。泰茅难重拔。桑茅迭生运。语默寄前哲。
  泰山吟
  岱宗秀维岳。崔崒刺云天。岝崿既崄巘。触石辄芊绵登封瘗崇坛。降禅藏肃然。石闾何晻蔼。明堂秘灵篇。

谢灵运山水诗

谢灵运山水诗

登池上楼

潜虬媚幽姿,飞鸿响远音。
薄霄愧云浮,栖川怍渊沉。
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
徇禄反穷海,卧疴对空林。
衾枕昧节候,褰开暂窥临。
倾耳聆波澜,举目眺岖嵚。
初景革绪风,新阳改故阴。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祁祁伤豳歌,萋萋感楚吟。
索居易永久,离群难处心。
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

登江中孤屿

江南倦历览,江北旷周旋。
怀新道转迥,寻异景不延。
乱流趋正绝,孤屿媚中川。
云日相晖映,空水共澄鲜。
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为传。
想象昆山姿,缅邈区中缘。
始信安期术,得尽养生年。

游赤石进帆海

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
水宿淹晨暮,阴霞屡兴没。
周览倦瀛壖,况乃陵穷发。
川后时安流,天吴静不发。
扬帆采石华,挂席拾海月。
溟涨无端倪,虚舟有超越。
仲连轻齐组,子牟眷魏阙。
矜名道不足,适己物可忽。
请附任公言,终然谢天伐。

石壁精舍还湖中作

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
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
出谷日尚早,入舟阳已微。
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
芰荷迭映蔚,蒲稗相因依。
披拂趋南径,愉悦偃东扉。
虑澹物自轻,意惬理无违。
寄言摄生客,试用此道推。

登永嘉绿嶂山

裹粮杖轻策,怀迟上幽室。
行源径转远,距陆情未毕。
澹潋结寒姿,团栾润霜质。
涧委水屡迷,林迥岩逾密。
眷西谓初月,顾东疑落日。
践夕奄昏曙,蔽翳皆周悉。
蛊上贵不事,履二美贞吉。
幽人常坦步,高尚邈难匹。
颐阿竟何端,寂寂寄抱一。
恬如既已交,缮性自此出。

入彭蠡湖口

客游倦水宿,风潮难具论。
洲岛骤回合,圻岸屡崩奔。
乘月听哀狖,浥露馥芳荪。
春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
千念集日夜,万感盈朝昏。
攀崖照石镜,牵叶入松门。
三江事多往,九派理空存。
灵物郄珍怪,异人秘精魂。
金膏灭明光,水碧辍流温。
徒作千里曲,弦绝念弥敦。

夜宿石门诗

朝搴苑中兰,
畏彼霜下歇。
暝还云际宿,
弄此石上月。
鸟鸣识夜栖,
木落知风发。
异音同至听,
殊响俱清越。
妙物莫为赏,
芳醑谁与伐。
美人竟不来,
阳阿徒晞发。

东晋诗人谢灵运的作品

东晋诗人谢灵运的作品

东晋诗人谢灵运在其作品《山居图》中提 到了麻、粟、豆等农作物,以及梨、枣、杏 等果树。这些原来都是种植在北方的,而这 时也在南方种植了。这说明当时的由于北方人口的南迁,带去了大量的农作物种植方法以及成熟的种植技术,也说明经济重心开始南移~

谢灵运李白

谢灵运李白

他们之间没关系。
李白是后生,仰慕谢灵运,对他是推崇备至。
《梦游天姥吟留别》(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和《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对于东晋这段历史,实际上我们了解得还是比较少的,可能因为这是一个清谈的时代,所以能留下给后人咀嚼的东西不多,文学和玄学可能是唯一比较出采的,但由于普及的价值不高,所以对于谢灵运我们也就了解得比较少,不像于盛唐时代,政治、经济、文化全面开花,李白也就自然而然地活跃在我们的思想世界里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李白和谢灵运两人都是当时文坛的佼佼者,并且两人都有点孤傲,这点从他们各自的诗句和言语里可以体会得出来。
可是两人的命运又是不同的,李白无背景,留给世人的只有诗和酒,谢灵运是官二代,出身牛叉,所以除了“独占一斗”的豪言外,貌似我们只会过多地去联想他的花与月。

谢灵运雪

谢灵运雪

世说新语 咏雪
原文: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即公大兄无奕女,左将军王凝之妻也。

译文:谢太傅在一个寒冷的雪天把家人聚集在一起,跟子侄辈的人讲论诗文。忽然雪下得很大,很急,太傅高兴地说:“这纷纷扬扬的白雪像什么呢?”他哥哥的长子胡儿说:“跟把盐撒在空中差不多可以相比。”他哥哥的女儿说:“不如比作风吹柳絮满天飞舞。”太傅大笑着很高兴。谢道韫是谢太傅大哥谢无奕的女儿,左将军王凝之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