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

首页 > 百科 > 文化 > 道教

明末清初的传奇道士——李常庚

2019-03-14 14:09:26

  据彭而述(1605—1665)《道人李皓白传》,李常庚,字皓白,山东青州人。生而好道,于书无所不读。年二十余,以公事走京城,见宫阙车马之盛,游公卿间,名籍甚。已而叹曰:「京洛缁尘,化尽劳人。富贵几何?朝华易悴。」从此遂生物外想。慕终南山、五岳之胜,以明天启甲子(1624)中出游,遇异人,潜心《道德经》之学。后策杖入武当山,至均阳沧浪亭,遇道者庞眉丹颧,年可六七十许,号为「四维长者」。人或测之,以为所遇长者乃罗念庵(即罗洪先)。继游吴越,旅巢县、庐州间(今安徽省境内)尤久。后乃结茅湖北襄阳隆中,与诸葛庐相望。襄阳藩王师事之。崇祯丙子(1636)春,「寇攻宛(河南南阳),道人陷贼中,已而得脱」。辛巳(1641),李自成军队攻占南阳,其将领闻道人名,罗拜庵下。道人曰:「乐杀人者,恒有阴祸。」劝其戒杀,所全活甚众。南阳人由是感激。既而念中原战场,不可居,乃游江汉,居武昌黄鹄矶下。崇祯十六年(1643)张献忠军队攻克武昌,道人被褐而谒军门,劝以勿妄杀,如前在南阳时。所全活复如之。由是道人名振楚豫间。时湖北巡抚何腾蛟及宁南侯左良玉争罗致道士于幕下。左良玉当时招降颇众,尾大不掉,道士时为开导。良玉抚膺痛哭,后虽弃武昌,呕血而死,人以为道士所感动。乙酉(1645),南明弘光纪年,权相马士英当国,道士观星望气,以为金陵王气尽矣,遂扁舟过洞庭,隐居南岳九仙观,时往来何腾蛟帐下。湘潭之役,何公死之,时为南明永历三年(1649)。道士见军营中无可与言者,遂隐衡山不出。

  丁亥(1647),南明卢鼎与黄朝宣两位总兵不相能,各树帜对垒,蜂拥数十万众,村落城邑数百,里人皆虑不保其生。道士出死力解两家之争,避免了一场大战。湖南人呼为李道翁,相依为命。

  道人卜居衡麓之朱陵洞口九仙台,建飞观数间,植北方桃杏梨柰诸果物,簇簇成林。将帅所赠贻,买山田若干亩。日览诸子书,随笔各有论著,议论风生。晤仕路人,辄劝以救民为主。

  彭而述在〈送李道士归衡山序〉中感慨地说:「是岂黄冠之流也哉?为人排纷解难,飘然物表,〔鲁〕仲连之徒欤?抑其功成身退,为而不有,诚有合于道家守雌守黑之说矣。」

  彭而述描述他见到的李常庚形象说:「修躯黄面,髯鬖鬖如涧下松。着蓝袍,挥棕榈扇。神峰秀朗,岩壑生眉宇间。」

  李常庚给人的感觉是如沐春风。彭而述说:「时天气蒸暑,流石铄金,群虻成雷,与道士谈,殊翛然,不为所苦。」

  举人李璨与李常庚时相过从。李璨说:「予方外友皓白笃志真修,年垂耳顺,躬行实践,于经世出世之务,一一从艰贞渊塞中锤炼而出。每山栖孤寄,与予上下古今往复论析,天下人情物理,气运消长,寒暑代谢,间及星官数术,昆虫草木之微,罔不溯源探赜,期于实落根据而后止。」

  李常庚著有《九仙观图说》,请彭而述作序。彭而述则认为,书自有文人来著,不必劳道士之力。他说:「若夫九仙观,自有说,不必以此重累道士。《搜神记》固知非干宝不作耳。」

  李常庚还编有《琐碎录》。李璨说,李常庚「未尝窃窃于撰著为事,乃独取平日目所偶及,剩册残书,单词只语,或痛瘙偶触于其身,或劝戒可昭于来许,或吁谟雅论可襄王化,或清机妙绪符契道真,随处录之,久乃成帙,自名之曰《琐碎录》」。从李璨的叙述来看,《琐碎录》大概是李常庚的读书笔记汇编。李璨认为,李常庚摘录的内容很有价值:「苟得乎是而珍之,可以复性,可以立命,可以用世,可以出世。尼山(孔子)、祗园(释迦牟尼)与夫柱史(老子)家合为一书,非语言文字可比也。」

  康熙年间潘耒(1646—1708)在《游南岳记》中说:“自唐以前,衡山羽流多著异迹,宫观相望。自思大师振锡南来,怀让、石头二禅师继起,宗风甚盛,而道流无闻。迄于今遍山皆禅宇,道观仅存者,九仙、黄庭而已。近岁有李皓白者,居九仙,颇有才辨,动公卿,观宇田产皆其所修复,然非潜修默炼之士。今亦不及见矣。”按潘耒的看法,李常庚只是一个游说之士,而非潜心的道士。实际上,李常庚游走于公卿之间,是为了救世,时势既不可为,乃隐居南岳九仙观,潜心。他于康熙九年(1670)所撰《阴符经跋》,自署“衡岳九仙观持经李常庚皓白质直子”。跋文中说:“庚滥叨福地,栖迟名岳,愧无补于君亲,虑有过于圣教,惟持《黄庭》以销岁月。既较《内景》注颂于前,复订《外景》、《阴符》于后,更辑丹经诸品、五脏图说,博采尊生撮要、前圣格言,汇成一书,公诸同志,道学览焉。”可见,他对道教经典有深入的研究,潘耒的说法乃是臆测。

  九仙观田产较多。光绪《重修南岳志》卷二十载:「顺治十二年(1655),有前明桂王遗产六百一十五亩,在水帘洞侧。又有桂藩荒田二百四十三亩零,在观音山,李常庚承垦为本观焚修之需。雍正十三年(1735)查明九仙观田七百二十七亩。」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建设美丽中国,需要汲取中华文明积淀的丰富生态智慧,其中道家思想对我们今天建设生态文明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详细]

  龙是中国古人对自然界中诸多动物和天象经过多元融合而想象出的一种神物,其实质是先民对自然力的神化和升华。...[详细]

  本文借助古诗动静主要存在的三种转态:衬、化、结合,来深入剖析阴阳观念是如何影响古诗行文中动静手法的表达...[详细]

  和合思想是中华民族独特的哲学和文化概念,是我国古代先哲在对世界各种复杂事物的建构认识的基础上所建立的一...[详细]

  故事要从2014年的3月说起。 彼时的江西省鹰潭市,将于当年的年底举办第三届国际道教论坛,为了承办这项国际性的...[详细]